返回

罂粟之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罂粟之吻

终于赶完了一天的考试,我累得躺倒在床上:“晨晨,还有几门要考啊?”��什么?神兽邸龟的祝福,那是什么?什么又叫做自行探索?这系统也太不负责任了吧!什么?神兽邸龟的祝福,那是什么?什么又叫做自行探索?这系统也太不负责任了吧!转头看看被打得有些痛的屁股,我越发对眼前的“怪物”感到好奇,甚至还“勇敢”的走向前两步,紧盯着它不放。转头看看被打得有些痛的屁股,我越发对眼前的“怪物”感到好奇,甚至还“勇敢”的走向前两步,紧盯着它不放。可是,能怎么办呢?要不,把它推倒?

可是,能怎么办呢?要不,把它推倒?鉴定术鉴定术“随便吧,无所谓啦。”“随便吧,无所谓啦。”“其实刚刚我也说过了,由于岚霜的重伤及长时间的休眠,使得你刚出生时就先天不足,虽然勉强通过泠雪和岚霜两人雪魄精的辅助你也终于修炼出了自己的雪魄精,但是这必竟是依靠外力而得来的,与你的元身并不契合,所以你很难将雪魄精转化为自己的力量,也就很难以幻化为人了。”寐耐心地向我解释着,“不仅如此,如果长期以往的话,你的修炼将会事倍功半。”“其实刚刚我也说过了,由于岚霜的重伤及长时间的休眠,使得你刚出生时就先天不足,虽然勉强通过泠雪和岚霜两人雪魄精的辅助你也终于修炼出了自己的雪魄精,但是这必竟是依靠外力而得来的,与你的元身并不契合,所以你很难将雪魄精转化为自己的力量,也就很难以幻化为人了。”寐耐心地向我解释着,“不仅如此,如果长期以往的话,你的修炼将会事倍功半。”

“绯雪绯雪绯雪?”“绯雪绯雪绯雪?”“你父王去世前为你起了个名字。”“你父王去世前为你起了个名字。”.

“普通的啊”有些失望,毕竟根据官网上的资料,普通的练药术谁都可以学。“普通的啊”有些失望,毕竟根据官网上的资料,普通的练药术谁都可以学。哈哈,果然天上会掉果子,我开心地吃了起来,只见我嘴脚并用,一会儿,小果子就入肚了。嗯,好清爽地甜味,丰富地果汁,嫩嫩地口感,还真没吃过那么美味的水果耶。我抬起头,望着头顶的岩壁,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嘴,好好吃啊,不知道天上能不能再掉几颗下来!哈哈,果然天上会掉果子,我开心地吃了起来,只见我嘴脚并用,一会儿,小果子就入肚了。嗯,好清爽地甜味,丰富地果汁,嫩嫩地口感,还真没吃过那么美味的水果耶。我抬起头,望着头顶的岩壁,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嘴,好好吃啊,不知道天上能不能再掉几颗下来!��只见我属性栏上:只见我属性栏上:第十二章 初遇玩家第十二章 初遇玩家但,只是这么瞬间地停顿,那只雪雉就扑了过来,我赶忙闪躲,可还是被它的翅膀给扇了一下,就这么一下,血量刷刷地直减了30。天哪,这世界上还有像我这么没用的小狐狸吗?对了,现在可不是发愣的时候,再不逃的话就没命。匆忙之间,我把“冰雪的抚慰”给忘得一干二净,以生平最快的速度继续着我的逃亡之路。但,只是这么瞬间地停顿,那只雪雉就扑了过来,我赶忙闪躲,可还是被它的翅膀给扇了一下,就这么一下,血量刷刷地直减了30。天哪,这世界上还有像我这么没用的小狐狸吗?对了,现在可不是发愣的时候,再不逃的话就没命。匆忙之间,我把“冰雪的抚慰”给忘得一干二净,以生平最快的速度继续着我的逃亡之路。几分钟后,一株蒲荷草的周围的泥土都被我挖开了,露出了深深地埋在土中的根,我小心地用我的小爪子勾着,慢慢地,终于将蒲荷草连根勾了出来。玩美!我暗自高兴了一下,这下总算应该没问题了吧,边想着边将一个“鉴定术”丢了过去:“未成熟的蒲荷草”。几分钟后,一株蒲荷草的周围的泥土都被我挖开了,露出了深深地埋在土中的根,我小心地用我的小爪子勾着,慢慢地,终于将蒲荷草连根勾了出来。玩美!我暗自高兴了一下,这下总算应该没问题了吧,边想着边将一个“鉴定术”丢了过去:“未成熟的蒲荷草”。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