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学习之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学习之道

“‘雪’为雪狐族皇族的御用名,历代王族只诞生一位继承人,都以‘雪’为名,而‘绯’指的是你的眼睛”��接着,按照狐狸妈妈的指示,我一块块地认识和采集着这片山谷的药田。接着,按照狐狸妈妈的指示,我一块块地认识和采集着这片山谷的药田。看来,我没得选择了,只能牺牲我可爱的小爪子我看看自己有着白白绒毛的小小的爪子,心中无比的哀伤,小爪子啊,这次只能委屈你们了谁叫你们跟了一个像我这么没用的小狐狸呢,现在也只能靠你们了!看来,我没得选择了,只能牺牲我可爱的小爪子我看看自己有着白白绒毛的小小的爪子,心中无比的哀伤,小爪子啊,这次只能委屈你们了谁叫你们跟了一个像我这么没用的小狐狸呢,现在也只能靠你们了!傲飒在我身前坐下,说道:“在很久以前的上古时代,银狼族曾一度以银色毛皮而闻名。但由于银狼族的血液具有提高修炼效果的功效,所以常常引来其他种族的觊觎,偏偏银狼族银色的毛皮又太过显眼,所以时常会遭遇捕杀。我族本就不是大族,这样一再的受到袭击让我族很快就面临灭族的危机。于是当时的族长以性命为献祭,乞求上神能够挽救全族。这之后,银狼族新生的幼子毛色就开始呈黑色,只有额上那菱形处还留存着银狼族原本的特征。就这样,银狼族的外形开始变得不那么引人注目,才能在长久的历史中存活了下来”

傲飒在我身前坐下,说道:“在很久以前的上古时代,银狼族曾一度以银色毛皮而闻名。但由于银狼族的血液具有提高修炼效果的功效,所以常常引来其他种族的觊觎,偏偏银狼族银色的毛皮又太过显眼,所以时常会遭遇捕杀。我族本就不是大族,这样一再的受到袭击让我族很快就面临灭族的危机。于是当时的族长以性命为献祭,乞求上神能够挽救全族。这之后,银狼族新生的幼子毛色就开始呈黑色,只有额上那菱形处还留存着银狼族原本的特征。就这样,银狼族的外形开始变得不那么引人注目,才能在长久的历史中存活了下来”“操作已成功,你的角色已经建立。在进入游戏前,有一事项请勿必注意,‘异界’是虚拟实境类游戏,‘异界’中所有的NPC都是具有高智能的智能化数据,因此,在游戏中请将其视为真实存在的一份子。”“操作已成功,你的角色已经建立。在进入游戏前,有一事项请勿必注意,‘异界’是虚拟实境类游戏,‘异界’中所有的NPC都是具有高智能的智能化数据,因此,在游戏中请将其视为真实存在的一份子。”啊,我想,“幻遥”啊,我想,“幻遥”天哪,这叫什么世道啊,雪雉哥哥啊,你知不知道,我可是狐狸耶,既使我再小,再可爱,我的攻击对你再怎么没伤害,我也是你的天敌啊,你就给点面字,迈动你的小脚逃两步安慰安慰我这受伤害的心好不好啊?你这样悠悠闲闲的跺着步,让我这只狐狸的面子往哪放啊?天哪,这叫什么世道啊,雪雉哥哥啊,你知不知道,我可是狐狸耶,既使我再小,再可爱,我的攻击对你再怎么没伤害,我也是你的天敌啊,你就给点面字,迈动你的小脚逃两步安慰安慰我这受伤害的心好不好啊?你这样悠悠闲闲的跺着步,让我这只狐狸的面子往哪放啊?

智月历1030年10月,面对妖、灵两族的联合攻击,人族逐步呈现出败势。为了挽回战局,人族将主意打在了雪魄精上。人族派万人大军包围雪狐族结界区,在上千名火系法师日夜攻击下,于智月历1030年11月破环雪狐族结界。智月历1030年10月,面对妖、灵两族的联合攻击,人族逐步呈现出败势。为了挽回战局,人族将主意打在了雪魄精上。人族派万人大军包围雪狐族结界区,在上千名火系法师日夜攻击下,于智月历1030年11月破环雪狐族结界。“耀恢不是在睡,只是陷入了修炼中。”寐走到了我身边,看着耀恢说,“他的原神已经与内丹相契合了,并且我也增加了他内丹中的精气,所以他现在需要将这精气转化为自己的,而沉睡状态比较容易隔绝外界的干扰。”“耀恢不是在睡,只是陷入了修炼中。”寐走到了我身边,看着耀恢说,“他的原神已经与内丹相契合了,并且我也增加了他内丹中的精气,所以他现在需要将这精气转化为自己的,而沉睡状态比较容易隔绝外界的干扰。”.

等级:6级等级:6级等我回过头去时,银光已经消散了,而耀恢也不见了,原先耀恢躺着的地方赫然身着一个七、八岁的男孩,男孩非常沉静的睡在那里,发出平稳的呼吸声。等我回过头去时,银光已经消散了,而耀恢也不见了,原先耀恢躺着的地方赫然身着一个七、八岁的男孩,男孩非常沉静的睡在那里,发出平稳的呼吸声。我再去看在寐腿上趴着的耀恢,在整个过程中,他都好像什么也不知道一样,只是一直好奇地看着一切的发生。而此时,他好像也觉得很累似的,趴着沉沉的睡着了。一眼望去,他额头上的银色是如此灿烂,相比较下,这之前我一直觉得相当漂亮的额毛则显得是那么的黯淡。我再去看在寐腿上趴着的耀恢,在整个过程中,他都好像什么也不知道一样,只是一直好奇地看着一切的发生。而此时,他好像也觉得很累似的,趴着沉沉的睡着了。一眼望去,他额头上的银色是如此灿烂,相比较下,这之前我一直觉得相当漂亮的额毛则显得是那么的黯淡。我戴着虚拟头环,懒懒地靠在椅子上,等待着进入《异界》。我戴着虚拟头环,懒懒地靠在椅子上,等待着进入《异界》。我看着狐狸妈妈,心中能够感受到她的悲伤,我走过去用头拱拱了她,她低头看看我,舔了舔我的脸颊。我看着狐狸妈妈,心中能够感受到她的悲伤,我走过去用头拱拱了她,她低头看看我,舔了舔我的脸颊。隐隐约约“~~~~命~~~~救~~~~~”隐隐约约“~~~~命~~~~救~~~~~”当然我的目标仍是那药炉,可是只要我上了药瓶架再往药炉跳,就有可能使我的双爪钩到药炉口,然后,再根据重心原理和杠杆原理以及那些先人所提出过的乱七八糟的原理、定律,不就能把那庞然大物扳倒了?当然,如果扳不倒也不能怪我,只怪那些原理、定律什么的经不起实践的考验!哈哈,除了我,还有什么人,不,应该说是什么狐狸能想出这么好的方法?当然我的目标仍是那药炉,可是只要我上了药瓶架再往药炉跳,就有可能使我的双爪钩到药炉口,然后,再根据重心原理和杠杆原理以及那些先人所提出过的乱七八糟的原理、定律,不就能把那庞然大物扳倒了?当然,如果扳不倒也不能怪我,只怪那些原理、定律什么的经不起实践的考验!哈哈,除了我,还有什么人,不,应该说是什么狐狸能想出这么好的方法?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