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宅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重生之宅男

他们正在坑道里细心地讨论自从撤到第二线来全营的思想情况。天已黑了,可是在坑道里不看表是很难知道时间的。贺营长喜欢作这种研究,明白了别人,也就间接地可以明白自己;他是这一营的首长啊,别人的事都多多少少和他自己有关系。用不着说,娄教导员也喜欢作这个工作,掌握全营的思想情况,保证作战胜利是他的职责所在。“都向二十五号攻呢!”王均化说。“连长,我给你包扎一下!我慢慢地,不会疼!”“都向二十五号攻呢!”王均化说。“连长,我给你包扎一下!我慢慢地,不会疼!”“怎么啦?三弟!”最关切新同志们的副班长邓名戈问。武三弟说出心事。邓名戈极恳切地说:“不必带着它,一打起仗来,很容易碰坏。不用想牺牲不牺牲,凭你的本事、心路,你一定打得很巧妙。真要是牺牲了呢,你的军衣,鞋帽,冲锋枪,连你的生命,哪样不是由祖国来的?何必单想那个小碗呢?”“怎么啦?三弟!”最关切新同志们的副班长邓名戈问。武三弟说出心事。邓名戈极恳切地说:“不必带着它,一打起仗来,很容易碰坏。不用想牺牲不牺牲,凭你的本事、心路,你一定打得很巧妙。真要是牺牲了呢,你的军衣,鞋帽,冲锋枪,连你的生命,哪样不是由祖国来的?何必单想那个小碗呢?”乜排长眼含热泪:“同志们,我给你们报仇!”说罢,一狠心,从英雄们身上跑过去。乜排长眼含热泪:“同志们,我给你们报仇!”说罢,一狠心,从英雄们身上跑过去。这个变化有多么大呀!

这个变化有多么大呀!可是营长还生着气,只说了声:“回来啦!”可是营长还生着气,只说了声:“回来啦!”不运送东西的时候,他教给大家怎样抬担架,才能教伤员最舒服;教给大家怎样包扎伤员,以免久等卫生员,使伤员多受痛苦,多流血。他把人力也作了适当的配合,体力强的和体力弱的,有经验的和没经验的,都调配起来,使每一小组都能顶得住事。不运送东西的时候,他教给大家怎样抬担架,才能教伤员最舒服;教给大家怎样包扎伤员,以免久等卫生员,使伤员多受痛苦,多流血。他把人力也作了适当的配合,体力强的和体力弱的,有经验的和没经验的,都调配起来,使每一小组都能顶得住事。这几句真诚得体的,也是战士们都要说的话,感动了文工队员们,纷纷地说:“我们唱的不好!”这几句真诚得体的,也是战士们都要说的话,感动了文工队员们,纷纷地说:“我们唱的不好!”

这就很容易理解了,为什么这座秃山是军事上必争之地。它在敌人手里,我们就受控制,十来里地里我们不敢抬头。而且,敌人可以随时下来夺取我们的阵地。反之,它若在我们手里,我们就控制了敌人,象一把尖刀刺入他们的心脏。这就很容易理解了,为什么这座秃山是军事上必争之地。它在敌人手里,我们就受控制,十来里地里我们不敢抬头。而且,敌人可以随时下来夺取我们的阵地。反之,它若在我们手里,我们就控制了敌人,象一把尖刀刺入他们的心脏。“胜利酒,请干杯,立了奇功凯歌归!”“胜利酒,请干杯,立了奇功凯歌归!”.

“干什么?老贺!”教导员问。“干什么?老贺!”教导员问。“给我!给我!我在一个钟头内全记下来,连长可以考问我!”“给我!给我!我在一个钟头内全记下来,连长可以考问我!”(7)(7)“不!不怕!”为证明自己不害怕,小谭挑着眉毛往四下看,“这里不是满好吗?”“不!不怕!”为证明自己不害怕,小谭挑着眉毛往四下看,“这里不是满好吗?”虎子连长的虎目圆睁,目眥欲裂,看不见群山,看不见春月,只直视着胜利红旗,阔步前进。虎子连长的虎目圆睁,目眥欲裂,看不见群山,看不见春月,只直视着胜利红旗,阔步前进。“先不能休息,我得掌握咱们在阵地上用的暗语啊!营长知道的,我都得知道,而且都得背熟,顺着嘴流!”“对!我一会就回来,你等一等!”营长出去,到各连检查。“先不能休息,我得掌握咱们在阵地上用的暗语啊!营长知道的,我都得知道,而且都得背熟,顺着嘴流!”“对!我一会就回来,你等一等!”营长出去,到各连检查。敬完礼,上士与教员先后走出去。教员满脸通红。“连长同志,”营长相当严厉地说,“看见没有?我和团、师首长都重视三连,这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不能教这样一个连退步了。你是很好的连长,可是你狭隘、自傲。看,你们连开个小会都要抢在别人的前面。这不是怕落后,是处处拔尖子,看不起别人!这样发展下去,你们将要不再是典型连,而是孤立连,损害了全营的团结!”敬完礼,上士与教员先后走出去。教员满脸通红。“连长同志,”营长相当严厉地说,“看见没有?我和团、师首长都重视三连,这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不能教这样一个连退步了。你是很好的连长,可是你狭隘、自傲。看,你们连开个小会都要抢在别人的前面。这不是怕落后,是处处拔尖子,看不起别人!这样发展下去,你们将要不再是典型连,而是孤立连,损害了全营的团结!”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