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庶女狂妃小妖重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庶女狂妃小妖重生

我是旧社会过来的“老先生”。“老先生”是“老朽”的尊称。我向来接受聪明的年轻人对我这位老先生的批判。这篇文字还是我破题儿第一遭向他们提出意见,并且把我头脑里糊里糊涂的思想,认真整理了一番,写成这一连串的自问自答 。“结束语”远不是问答的结束。而是等待着聪明的读者,对这篇“自问自答”的批判,等待他们为我指出错误。希望在我离开人世之前,连能有所补益。����古罗马皇帝马可・奥勒留 (marcus aurelius-121-180)的《自省录》是他和邻邦交战中写成的 。我的《自问自答》是我和自己的老、病、忙斗争中写成的 。在斗争中挣扎着写,也不容易。拉一位古代的大皇帝作陪,聊以自豪吧!古罗马皇帝马可・奥勒留 (marcus aurelius-121-180)的《自省录》是他和邻邦交战中写成的 。我的《自问自答》是我和自己的老、病、忙斗争中写成的 。在斗争中挣扎着写,也不容易。拉一位古代的大皇帝作陪,聊以自豪吧!�

�������

  (二)胡思乱想之二  (二)胡思乱想之二��.

��有一年冬天特冷。大年三十,连天连夜的大雪。雪好大晴,家家的大门都堵得开不开了。我太爷爷没处可睡,就买了一把大扫帚,一路扫雪开道 。家家都给钱 。他连夜从河对岸扫过了洞 。我们那里的河都通淮河。不过离淮河还很远,那年都连底冻了。大年初一他扫进吴村。大雪里,家家户户的大门都堵住了 。他一条一条街上扫,家家都给钱,开门大吉呀!他四季衣衫都穿在身上 。衬衣上穿背心,背心上穿棉袄,棉袄上罩夹袄,压着棉袄破和些 。每件衣服都有两个口袋 。他浑身口袋里都装满了钱,连搭在肩上的两只口袋也装满了钱。他穿的是扎腿裤,单的在里,央的罩在棉裤外面,他裤子里也装满了钱,走路都不方便了 。有一年冬天特冷。大年三十,连天连夜的大雪。雪好大晴,家家的大门都堵得开不开了。我太爷爷没处可睡,就买了一把大扫帚,一路扫雪开道 。家家都给钱 。他连夜从河对岸扫过了洞 。我们那里的河都通淮河。不过离淮河还很远,那年都连底冻了。大年初一他扫进吴村。大雪里,家家户户的大门都堵住了 。他一条一条街上扫,家家都给钱,开门大吉呀!他四季衣衫都穿在身上 。衬衣上穿背心,背心上穿棉袄,棉袄上罩夹袄,压着棉袄破和些 。每件衣服都有两个口袋 。他浑身口袋里都装满了钱,连搭在肩上的两只口袋也装满了钱。他穿的是扎腿裤,单的在里,央的罩在棉裤外面,他裤子里也装满了钱,走路都不方便了 。“我有夜眼,不爱使电棒,从年轻到现在六七十岁,惯走黑路。我个子小,力气可大,啥也不怕。有一次,我碰上”鬼打墙”了。忽然的,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只看到旁边许多小道。你要走进这些小道,会走到河里去。这个我知道。我就发话了 :不让走了吗?好,我就坐下。”我摸着一块石头就坐下了。我掏出烟袋,想抽两口烟。可是火柴划不亮,划了十好几根都不亮 。碰上”鬼打墙”,电棒也不亮的。我说 :“好,不让走就不走,咱俩谁也不犯谁 。”我就坐在那里 。约莫坐了半个多时辰,那道黑墙忽然没有了。前面的路,看得清清楚楚。我就回家了。碰到”鬼打墙”就是不要乱跑。他看见你不理,没办法,只好退了。”“我有夜眼,不爱使电棒,从年轻到现在六七十岁,惯走黑路。我个子小,力气可大,啥也不怕。有一次,我碰上”鬼打墙”了。忽然的,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只看到旁边许多小道。你要走进这些小道,会走到河里去。这个我知道。我就发话了 :不让走了吗?好,我就坐下。”我摸着一块石头就坐下了。我掏出烟袋,想抽两口烟。可是火柴划不亮,划了十好几根都不亮 。碰上”鬼打墙”,电棒也不亮的。我说 :“好,不让走就不走,咱俩谁也不犯谁 。”我就坐在那里 。约莫坐了半个多时辰,那道黑墙忽然没有了。前面的路,看得清清楚楚。我就回家了。碰到”鬼打墙”就是不要乱跑。他看见你不理,没办法,只好退了。”����(一)人生有命(一)人生有命��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