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林行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林行止

一惊之下,我往旁一闪身,一只箭擦过我的额头,感觉微微疼痛,应该已擦破了皮,而另一只则准确的刺穿我的手臂。失望的把它往地上一扔,又继续打起另两件东西的主意来。失望的把它往地上一扔,又继续打起另两件东西的主意来。“嗯。”我将“须弥”从戒指中取出递给他道,“大叔,你看这个可以用吗?”“嗯。”我将“须弥”从戒指中取出递给他道,“大叔,你看这个可以用吗?”“啊?!你早就知道了?是怎么知道的?你是不是哪里……”不会哪里出了问题,把夜的事泄露出来了吧?如果这样子的话,那夜……“啊?!你早就知道了?是怎么知道的?你是不是哪里……”不会哪里出了问题,把夜的事泄露出来了吧?如果这样子的话,那夜……或许是他们玩的声音大了些,又或许已经睡饱了,反正当时不知怎么就这醒了过来,看到刚得手的玩具被别人拿在手中玩。一时就生了气,跑过去一把便抢了回来……可他们却偏偏又玩在兴头上,理所当然的争吵、打闹便开始了……

或许是他们玩的声音大了些,又或许已经睡饱了,反正当时不知怎么就这醒了过来,看到刚得手的玩具被别人拿在手中玩。一时就生了气,跑过去一把便抢了回来……可他们却偏偏又玩在兴头上,理所当然的争吵、打闹便开始了……“我是红名,我就该死?”“我是红名,我就该死?”我点点头。我点点头。“是的,你将天邪珠交了给我,骗我说只有取得厌火火种便可以拯救时刻遭受痛苦的炽鸟族。然后,你一直等着上了当的我来充当你的帮凶!只是,你没想到的是,我并没有使用天邪珠,而是换了一种容器,并且还耽搁了那么久我轻笑道,“这段时间,你应该等得很焦急吧?”“是的,你将天邪珠交了给我,骗我说只有取得厌火火种便可以拯救时刻遭受痛苦的炽鸟族。然后,你一直等着上了当的我来充当你的帮凶!只是,你没想到的是,我并没有使用天邪珠,而是换了一种容器,并且还耽搁了那么久我轻笑道,“这段时间,你应该等得很焦急吧?”

“那你们讨论出结果来没?”这个问题只是给我引来了多方白眼,于是我干脆的直接无视她们,靠在夜的肩上看着地上那两个小东西打打闹闹。正所谓不打不相识,现在别看焰儿和耀恢仍在不停吵闹,但打斗的真实度明显比方才降低了很多,更多地仅只是嬉闹而已。“那你们讨论出结果来没?”这个问题只是给我引来了多方白眼,于是我干脆的直接无视她们,靠在夜的肩上看着地上那两个小东西打打闹闹。正所谓不打不相识,现在别看焰儿和耀恢仍在不停吵闹,但打斗的真实度明显比方才降低了很多,更多地仅只是嬉闹而已。啊——为什么连系统都要欺负我?!呜什么连我最后一条活路都要堵死?啊——为什么连系统都要欺负我?!呜什么连我最后一条活路都要堵死?.

望向夜,此刻我已弄不清自己到底存着何种心情,或许,这便是所谓的百感交集吧……望向夜,此刻我已弄不清自己到底存着何种心情,或许,这便是所谓的百感交集吧……森林中的人?!森林中的人?!相对于他的笑容满面,我就有些快哭出来的感觉了……不会吧,这东西就是我炼金术的成果?这也太打击人了吧!!相对于他的笑容满面,我就有些快哭出来的感觉了……不会吧,这东西就是我炼金术的成果?这也太打击人了吧!!以他的性格,如果这次输在夜手中的话,他绝对不会就此善罢干休,如此一来……如果他真得做绝了,以维家的情报网说不定能够查出夜是我哥哥的事,到时候……以他的性格,如果这次输在夜手中的话,他绝对不会就此善罢干休,如此一来……如果他真得做绝了,以维家的情报网说不定能够查出夜是我哥哥的事,到时候……“找赤焰啊!”“找赤焰啊!”“你说你要怎么补偿我?”“你说你要怎么补偿我?”“你当健身好了,慢跑有益健康“你当健身好了,慢跑有益健康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