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欲望重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欲望重庆

“那没关系!”王老师瞪着眼:“没关系。我虽不懂学校的事儿,可是常来来往往,常有人托我办这路事。北平有卖文凭的地方,买一张中学文凭。前些日子我还替孙营长的少爷买过一张。买了文凭就去报考,自要你交钱,准考得上。咱们熬个资格,你有聪明!作买卖你不行,天生来的文墨气儿,是不是?”“真想给纪妈送点东西去!”天赐一边收拾,一边念道。“过了节的。家里的该住两天娘家,你送她去,就手看纪妈。我也歇两天,反正现在也没什么可卖的。节后得添酸梅汤了,是不是?”“真想给纪妈送点东西去!”天赐一边收拾,一边念道。“过了节的。家里的该住两天娘家,你送她去,就手看纪妈。我也歇两天,反正现在也没什么可卖的。节后得添酸梅汤了,是不是?”17、到乡间去17、到乡间去“哪个十六里铺?”“哪个十六里铺?”真的!

真的!老胡起了誓,决不对任何人去说。于是十块钱又过了手,照样是“太太的六块,我的四块。”老胡起了誓,决不对任何人去说。于是十块钱又过了手,照样是“太太的六块,我的四块。”“不能由着孩子!”“不能由着孩子!”“桃儿呀?”福官翻了白眼:“反正,反正我才咬了三口,凑到一块还赶不上一整个!”“桃儿呀?”福官翻了白眼:“反正,反正我才咬了三口,凑到一块还赶不上一整个!”

“那就不必了,大家都很忙,没那个工夫,再见。”大家依依不舍的分了手。“那就不必了,大家都很忙,没那个工夫,再见。”大家依依不舍的分了手。��.

“米老师,孩子还小呢!”牛老者拉住了天赐。四虎子也赶到了,把天赐抱了走。“米老师,孩子还小呢!”牛老者拉住了天赐。四虎子也赶到了,把天赐抱了走。“不能由着孩子!”“不能由着孩子!”所以使他松懈的原因是学校里的一切都没有准稿子,今天这样,明天那样,他的心力没法集中,所以越来越马虎。这个学校是试验的,什么都是试验。以主任说,一年就不定换上几个,每一个主任到职任事总有个新办法,昨天先生说上课时要排好,今天新主任来了说上课要赶快跑进去。这个主任注重手工,那个主任注重音乐,还有位主任对大家训话说,什么都是那回事,瞎混吧。有时候试行复式制,两三班在一块,谁也不知干什么好。有时候试验分组法,按着天资分组,可是刚分好组又不算了。主任的政策不同,先生们的教法也不一样。一年换一位先生是照例的事,而一年换三四位先生也常有。一位先生一个脾气,一个办法,有的说书包得挂在身旁,有的叫把它背在身后。天赐有一回把书包顶在头上也并没有人管。书也常换,念书的调子也常改。都是试验。先生与学生的感情也不一样,这位先生爱这几个小孩,过了两天,那位先生爱那几个小孩,好坏并没有什么标准。先生的本领也不一样,而一样的发威,有的先生天生的哑嗓而教音乐,他唱得比压着脖子的虾蟆还难听,可是不准学生笑。有的肥得象猪而教游戏,还嫌学生跑得不快,他自己可始终不动。有的一脖子黑泥给学生讲清洁,有的一天发困给学生讲业精于勤。所以使他松懈的原因是学校里的一切都没有准稿子,今天这样,明天那样,他的心力没法集中,所以越来越马虎。这个学校是试验的,什么都是试验。以主任说,一年就不定换上几个,每一个主任到职任事总有个新办法,昨天先生说上课时要排好,今天新主任来了说上课要赶快跑进去。这个主任注重手工,那个主任注重音乐,还有位主任对大家训话说,什么都是那回事,瞎混吧。有时候试行复式制,两三班在一块,谁也不知干什么好。有时候试验分组法,按着天资分组,可是刚分好组又不算了。主任的政策不同,先生们的教法也不一样。一年换一位先生是照例的事,而一年换三四位先生也常有。一位先生一个脾气,一个办法,有的说书包得挂在身旁,有的叫把它背在身后。天赐有一回把书包顶在头上也并没有人管。书也常换,念书的调子也常改。都是试验。先生与学生的感情也不一样,这位先生爱这几个小孩,过了两天,那位先生爱那几个小孩,好坏并没有什么标准。先生的本领也不一样,而一样的发威,有的先生天生的哑嗓而教音乐,他唱得比压着脖子的虾蟆还难听,可是不准学生笑。有的肥得象猪而教游戏,还嫌学生跑得不快,他自己可始终不动。有的一脖子黑泥给学生讲清洁,有的一天发困给学生讲业精于勤。吊丧的人很多,可是并没有表现多少悲意,他在嘈杂之中觉得分外的寂寞。有许多人,他一向未曾见过,他们也不甚注意他。他穿着孝衣,心里茫然,不知大家为什么这样活泼兴奋,好象死了是怪好玩的。妈妈死了,一切的规矩也都死了,他们拿起茶就喝,拿起东西就吃,话是随便的说,仿佛是对妈妈反抗,示威呢。吊丧的人很多,可是并没有表现多少悲意,他在嘈杂之中觉得分外的寂寞。有许多人,他一向未曾见过,他们也不甚注意他。他穿着孝衣,心里茫然,不知大家为什么这样活泼兴奋,好象死了是怪好玩的。妈妈死了,一切的规矩也都死了,他们拿起茶就喝,拿起东西就吃,话是随便的说,仿佛是对妈妈反抗,示威呢。屋里已坐定七八位老太婆与媳妇,把天赐团团围住,差不多都吸着烟卷,都夸奖着天赐的福相,都高声彼此的招呼,都嘴里谈着娃娃,而眼中彼此端详着衣裳打扮。屋里的温度忽然增高十度。后来的继续进来参观,先来的决不想让位;特别是有些身分的人,干脆坐在娃娃的身旁,满有自居子孙娘娘的气概。天赐莫名其妙,只觉得憋闷得慌,再也不能安睡,小眼睛直眨巴,这使大家更加倍的佩服:看这俩大眼睛,懂事似的!屋里已坐定七八位老太婆与媳妇,把天赐团团围住,差不多都吸着烟卷,都夸奖着天赐的福相,都高声彼此的招呼,都嘴里谈着娃娃,而眼中彼此端详着衣裳打扮。屋里的温度忽然增高十度。后来的继续进来参观,先来的决不想让位;特别是有些身分的人,干脆坐在娃娃的身旁,满有自居子孙娘娘的气概。天赐莫名其妙,只觉得憋闷得慌,再也不能安睡,小眼睛直眨巴,这使大家更加倍的佩服:看这俩大眼睛,懂事似的!爸的病始终没好利落,好几天,歹几天;他自己向来不会留神,稍好一点他便想吃口硬的,吃了便又不舒服。他不想恢复福隆了,没那个精神;那两个买卖,他也不大经心,他得恢复他的马虎,这可是另一种马虎,一种不能不承认自己的衰老的马虎。这种马虎是会杀人的。爸的病始终没好利落,好几天,歹几天;他自己向来不会留神,稍好一点他便想吃口硬的,吃了便又不舒服。他不想恢复福隆了,没那个精神;那两个买卖,他也不大经心,他得恢复他的马虎,这可是另一种马虎,一种不能不承认自己的衰老的马虎。这种马虎是会杀人的。刘妈打内,四虎子打外,这小子的腿好似是机器。从一方面说,牛太太对他很失望。他从十二岁便在牛宅,太太本想把他训练成个理想的仆人。四虎子干脆不受训练。二十岁了,还是用嘴呼吸气,鼻子只管流清汤。说话永远和打架一样,没有一句和气的。眉头子拧着,冬夏常青的脑门上出着汗。在另一方面讲,牛太太不能免他的职。他是她的亲戚,况且他忠实。办事不漂亮,可是不惜力呢;为买一斤白糖,他能来回跑六趟。这虽然费点工夫,可是跑得是他的腿,太太也就不便太挑剔了。他永远不等听明白了就往外跑,而后再跑回来问,要不然怎么老出汗呢。刘妈打内,四虎子打外,这小子的腿好似是机器。从一方面说,牛太太对他很失望。他从十二岁便在牛宅,太太本想把他训练成个理想的仆人。四虎子干脆不受训练。二十岁了,还是用嘴呼吸气,鼻子只管流清汤。说话永远和打架一样,没有一句和气的。眉头子拧着,冬夏常青的脑门上出着汗。在另一方面讲,牛太太不能免他的职。他是她的亲戚,况且他忠实。办事不漂亮,可是不惜力呢;为买一斤白糖,他能来回跑六趟。这虽然费点工夫,可是跑得是他的腿,太太也就不便太挑剔了。他永远不等听明白了就往外跑,而后再跑回来问,要不然怎么老出汗呢。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