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逆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逆侠

  洪天心是怀着难以形容的怒火去睡觉的,第二天一早,他的怒火更炽烈了,他自小就是一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公子哥儿,不但是金鹫庄上,就算他在武林中行走,又有谁会不顺着他的意思?  这一鞭的力道,竟如此之强,而且挥击的方位,认得如此之准,若是一鞭击中了向三的手腕,向三的腕骨,也非断裂不可!  这一鞭的力道,竟如此之强,而且挥击的方位,认得如此之准,若是一鞭击中了向三的手腕,向三的腕骨,也非断裂不可!  左手按在地上,再听得鞭风越压越低,正在他准备有所动作之际,一阵极其清脆的马铃声,突然自远而近,迅速地传了过来。  左手按在地上,再听得鞭风越压越低,正在他准备有所动作之际,一阵极其清脆的马铃声,突然自远而近,迅速地传了过来。  可是洪天心一向是逞强好胜惯了的人,这时在那么多人之前,吃了这样一个大亏,如何忍得下气去?滚出了六七尺之后,一跃而起,衣袖一扬,三根金光闪闪,长约半寸的金针,洪向三的背后,电射而出!  可是洪天心一向是逞强好胜惯了的人,这时在那么多人之前,吃了这样一个大亏,如何忍得下气去?滚出了六七尺之后,一跃而起,衣袖一扬,三根金光闪闪,长约半寸的金针,洪向三的背后,电射而出!  洪天心一听,哈哈笑了起来,身形斜展,向大门口掠去,在他掠出之际,长鞭一抖,一丈长的鞭子,抖得笔也似直,直指向三的胸口,道:“来,来,那说出来让少爷见识见识!”

  洪天心一听,哈哈笑了起来,身形斜展,向大门口掠去,在他掠出之际,长鞭一抖,一丈长的鞭子,抖得笔也似直,直指向三的胸口,道:“来,来,那说出来让少爷见识见识!”��  两个庄丁突然一呆,再回头看去时,只见方畹华已在三五丈开外,接着,人影一闪,便已转过了弯,为大树遮挡,看不见了。  两个庄丁突然一呆,再回头看去时,只见方畹华已在三五丈开外,接着,人影一闪,便已转过了弯,为大树遮挡,看不见了。  向三的这一个动作,可以说快到了极点!  向三的这一个动作,可以说快到了极点!

  左手按在地上,再听得鞭风越压越低,正在他准备有所动作之际,一阵极其清脆的马铃声,突然自远而近,迅速地传了过来。  左手按在地上,再听得鞭风越压越低,正在他准备有所动作之际,一阵极其清脆的马铃声,突然自远而近,迅速地传了过来。��.

  毛人雄长叹了一声,道:“所以,我未曾下手。我只当这孩子一定很快就可以知道他父母是怎样一个人的,那样他如有羞耻正义之心,自然会鄙弃他的父母的。若是他再作恶,总会有报应的,却想不到这孩子竟一直不知他父母的为人!”  毛人雄长叹了一声,道:“所以,我未曾下手。我只当这孩子一定很快就可以知道他父母是怎样一个人的,那样他如有羞耻正义之心,自然会鄙弃他的父母的。若是他再作恶,总会有报应的,却想不到这孩子竟一直不知他父母的为人!”  这时,他只觉得天旋地转,身子摇摇欲坠,议事厅中,众人的怒吼声,就像是惊涛怒浪,而他则像是全然没有依靠的一叶扁舟!  这时,他只觉得天旋地转,身子摇摇欲坠,议事厅中,众人的怒吼声,就像是惊涛怒浪,而他则像是全然没有依靠的一叶扁舟!第九章第九章  但毛人雄在这时,手背一振,一股大力过处,已将向三整个人,震得向上,飞了起来,变成了落在他的前面,洪天心一挥手,‘飕’地一声,长鞭已向向三,没头没脑地砸了下来!  但毛人雄在这时,手背一振,一股大力过处,已将向三整个人,震得向上,飞了起来,变成了落在他的前面,洪天心一挥手,‘飕’地一声,长鞭已向向三,没头没脑地砸了下来!  洪天心阴森森一笑,道:“向三,你别再装蒜了,常言道真人不露相,说不定你的武功,还在我之上呢,哈哈,快动手吧!”  洪天心阴森森一笑,道:“向三,你别再装蒜了,常言道真人不露相,说不定你的武功,还在我之上呢,哈哈,快动手吧!”  若说他是好人,他何以隐藏武功,在金鹫庄中卧底?要知道这是武林中人最忌的一件大事!  若说他是好人,他何以隐藏武功,在金鹫庄中卧底?要知道这是武林中人最忌的一件大事!  当长鞭和向三的身子接触之际,所发出来的那一下皮开肉绽的声音,实是铁石人听了,也不禁会掩耳的,向三的背脊之上,皮肉翻了开来,血像是喷泉一样地喷了出来,向三的身子猛地向上一挺,由于背部的那一阵剧痛,他的身子变成向后反弯了起来,他面上的五官,全都扭曲着,以致他看来实是难看之极!  当长鞭和向三的身子接触之际,所发出来的那一下皮开肉绽的声音,实是铁石人听了,也不禁会掩耳的,向三的背脊之上,皮肉翻了开来,血像是喷泉一样地喷了出来,向三的身子猛地向上一挺,由于背部的那一阵剧痛,他的身子变成向后反弯了起来,他面上的五官,全都扭曲着,以致他看来实是难看之极!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