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肉文之女配人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肉文之女配人生

�������我未发一声。直到我在他窗前坐下,就开始发抖,像发症疾那样不由自主的牙齿捉对儿厮打。抖得心口都痛了。我不由得双手抱住胸口,还只顾抖个不了。温先生正等待着我的恭维呢!准备自夸呢?瞧我索索地抖个不了,诧异地问我怎么回事。一面又笑我,还特地从热水瓶里为我倒了大半杯热水。我喝了几口热水,照样还抖。我怕他生气,挣扎着断断续续说:“温先生,你记得 sir william james的 theory of emotion 吗?”温先生当然读过 henry james( 1843-1916)的小说,但他也许并未读过他哥哥 william james( 1842一 1910)的心理学。我只是偶然读过一点点。照他的学说,感情定得发泄。感情可以压抑多时,但定要发泄了才罢休。温先生只是对我的发抖莫名其妙,我好容易抖完,才责怪他说 ;“你知道我多么害怕吗?”他虽然没有捉住猫咪,却对自己的表演十分得意。我抖完也急急回家了,没和他讲究那套感情的理论。

我未发一声。直到我在他窗前坐下,就开始发抖,像发症疾那样不由自主的牙齿捉对儿厮打。抖得心口都痛了。我不由得双手抱住胸口,还只顾抖个不了。温先生正等待着我的恭维呢!准备自夸呢?瞧我索索地抖个不了,诧异地问我怎么回事。一面又笑我,还特地从热水瓶里为我倒了大半杯热水。我喝了几口热水,照样还抖。我怕他生气,挣扎着断断续续说:“温先生,你记得 sir william james的 theory of emotion 吗?”温先生当然读过 henry james( 1843-1916)的小说,但他也许并未读过他哥哥 william james( 1842一 1910)的心理学。我只是偶然读过一点点。照他的学说,感情定得发泄。感情可以压抑多时,但定要发泄了才罢休。温先生只是对我的发抖莫名其妙,我好容易抖完,才责怪他说 ;“你知道我多么害怕吗?”他虽然没有捉住猫咪,却对自己的表演十分得意。我抖完也急急回家了,没和他讲究那套感情的理论。������

  结束语  结束语��.

��我们读《论语 》,就知道乱子的日常生活,无论饮食起居。都很讲究 。这种种讲究,他老夫子自己决计是管不了的,当然是由家里女人照料。开富夫人肯定很能子,对丈夫很体贴,夫妇之间很和洽。“女子小人”虽然难养,孔夫子一定“养”得很有办法。我们读《论语 》,就知道乱子的日常生活,无论饮食起居。都很讲究 。这种种讲究,他老夫子自己决计是管不了的,当然是由家里女人照料。开富夫人肯定很能子,对丈夫很体贴,夫妇之间很和洽。“女子小人”虽然难养,孔夫子一定“养”得很有办法。��我也为喜鹊高兴 。抱萤够辛苦的,蛋里的雏儿居然都出来了!昨天那群喜鹊绕树飞一转。又落在巢边噎喳叫,又绕树一圃,又一齐落在树上喳喳叫,该是为了这对喜鹊喜生贵子,特来庆贺的。贺客都是身躯较大的父鹊,母鹊不能双双间来,想必还在抱蛋,不能脱身。我也为喜鹊高兴 。抱萤够辛苦的,蛋里的雏儿居然都出来了!昨天那群喜鹊绕树飞一转。又落在巢边噎喳叫,又绕树一圃,又一齐落在树上喳喳叫,该是为了这对喜鹊喜生贵子,特来庆贺的。贺客都是身躯较大的父鹊,母鹊不能双双间来,想必还在抱蛋,不能脱身。十三 韩平原的命十三 韩平原的命��鬼附人身的传说,我听得多了,总不大相信。但仔细想想,我们常说“又做师娘(巫婆)又做鬼”,如果从来没有鬼附人身的事,就不会有冒充驱鬼的巫婆。所以我也相信莎士比亚的话 :这个世界上,莫名其妙的事多着呢。鬼附人身的传说,我听得多了,总不大相信。但仔细想想,我们常说“又做师娘(巫婆)又做鬼”,如果从来没有鬼附人身的事,就不会有冒充驱鬼的巫婆。所以我也相信莎士比亚的话 :这个世界上,莫名其妙的事多着呢。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