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都市之最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都市之最强

  那股电也似的精芒,在向三的双眼之中出现,只不过是电光石火一刹那之间的事情,在那两个大汉一叫之际,他目光中的精光,早已敛去。  缄掌金刀毛人雄,仍然好端端地坐在椅子上!  缄掌金刀毛人雄,仍然好端端地坐在椅子上!  后天,就是各门各派的武林中人,选举下一任盟主的日子了,但是,向三在各人的交谈中,都未曾听说铁掌金刀毛人雄会来的消息。  后天,就是各门各派的武林中人,选举下一任盟主的日子了,但是,向三在各人的交谈中,都未曾听说铁掌金刀毛人雄会来的消息。  他才一后退,毛人雄身子一挺,已然疾坐了起来。随着他的疾坐而起,只见他的手紧了一紧,‘拍’地一声响,那柄被他手指挟住的尖刀,已经断成了两截,‘当唧’一声,跌到了地上。  他才一后退,毛人雄身子一挺,已然疾坐了起来。随着他的疾坐而起,只见他的手紧了一紧,‘拍’地一声响,那柄被他手指挟住的尖刀,已经断成了两截,‘当唧’一声,跌到了地上。  向三一听到了方畹华朱唇之中吐出的那四个字,心头的快慰,实在是难以形容的,他不断地吸着气,道:“小姐,你大恩大德,我……有生之日,是定然难忘的!”

  向三一听到了方畹华朱唇之中吐出的那四个字,心头的快慰,实在是难以形容的,他不断地吸着气,道:“小姐,你大恩大德,我……有生之日,是定然难忘的!”  向三道:“那匹白马是畹小姐最心爱的。昨天已经有点不适,畹小姐吩咐,若是一有恶化立时去通报她,如今白马正在抽筋喷沫,我怎能不去?”  向三道:“那匹白马是畹小姐最心爱的。昨天已经有点不适,畹小姐吩咐,若是一有恶化立时去通报她,如今白马正在抽筋喷沫,我怎能不去?”wwW。xiaoshuotxt=netwwW。xiaoshuotxt=net  向三穿过了一条长廊,到了一扇月洞门前。  向三穿过了一条长廊,到了一扇月洞门前。

��  林子中真的恢复寂静了,静得很,只有几头乌鸦,像是已在半空之中闻到了血腥的气味,是以不断地在树头上盘旋着,发出‘刮刮’的叫声来。  林子中真的恢复寂静了,静得很,只有几头乌鸦,像是已在半空之中闻到了血腥的气味,是以不断地在树头上盘旋着,发出‘刮刮’的叫声来。.

��  向三伏在地上,喘了好一会,才慢慢挣扎着,坐直了身子,他缓缓地运转着真气,身上的痛楚,好了一些,血也止住了。  向三伏在地上,喘了好一会,才慢慢挣扎着,坐直了身子,他缓缓地运转着真气,身上的痛楚,好了一些,血也止住了。  毛人雄长叹一声,道:“我铁掌金刀,行走江湖数十年,走江湖的人,谁能没有杀过人?杀了人,又当然一定会有人来报仇的,本来,我只觉得有人来报仇,是等闲事,可是小老弟,今晚你却教我明白了一件事!”  毛人雄长叹一声,道:“我铁掌金刀,行走江湖数十年,走江湖的人,谁能没有杀过人?杀了人,又当然一定会有人来报仇的,本来,我只觉得有人来报仇,是等闲事,可是小老弟,今晚你却教我明白了一件事!”  室中的光线,十分黑暗,但是金刀一出鞘,金光灿然,却映得手人雄的脸上,一片金光,连他的须眉,也几乎变成了金色!  室中的光线,十分黑暗,但是金刀一出鞘,金光灿然,却映得手人雄的脸上,一片金光,连他的须眉,也几乎变成了金色!  向三满是血痕的脸上,肌肉剧烈地跳动了起来,道:“少庄主,你一定是看错人了,我——”他一句话未曾讲完,洪天心已一声怒喝,手臂扬起,他手中的软鞭,‘呼’地卷了起来,又陡地向向三直砸了下来。  向三满是血痕的脸上,肌肉剧烈地跳动了起来,道:“少庄主,你一定是看错人了,我——”他一句话未曾讲完,洪天心已一声怒喝,手臂扬起,他手中的软鞭,‘呼’地卷了起来,又陡地向向三直砸了下来。  向三瞪着眼,喘着气,只见毛人雄的脸色,却相当平静,他甚至还淡然一笑,道:“小朋友,你明知不敌,还要和我拚命,你和我的仇,一定极深了?”  向三瞪着眼,喘着气,只见毛人雄的脸色,却相当平静,他甚至还淡然一笑,道:“小朋友,你明知不敌,还要和我拚命,你和我的仇,一定极深了?”  好一会,方畹华才道:“师哥,你过来!”  好一会,方畹华才道:“师哥,你过来!”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