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进击的皇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进击的皇后

天赐十九,爸七十。天赐愿给爸办整寿,他有了会写会画的朋友,他得征求寿文寿诗寿图,以减少爸的商人气,而增高自己的名士身分。爸打不起精神干这个,可是也不便十分拦阻,这是儿子的孝心。他已给儿子还了不少的账——连狄二爷那把扇子开来账条——爽性叫儿子再露一手。他还那些账的时候,不能不叨唠几阵,可是同时心中也明白,儿子不是为吃喝嫖赌花了,是为制衣服买东西,虽然那些破东西没有一样看上眼的。他想开了,儿子本是花钱的玩艺,不叫他这么花,他会那么花。他看不起云社那群“软土匪”,可是他们也有用处:商会办不动的事,他们能办,他们见县官比见朋友还容易。儿子不和他们打拉拢,很好;能和他们瞎混,也好。这年头作买卖不是都得结交软土匪与官场么?随儿子的便吧,他管不了许多。天赐的婚事倒是常在他心里,他怕儿子被云社那群人吃了去,真要娶个官宦人家的小姐来,那才糟。他自己吃过了亏。他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是迷着心,而老太太的娘家父亲爱上他的和气与财力,非让他作女婿不可。他一辈子没翻过身来。他并不恨老伴儿,可是想起来不免还有惧意。结婚最保险的办法是女的比男的穷,身份低;驸马爷至多会唱四郎探母!是的,他得赶紧替天赐张罗着,趁着自己还有口气。先办寿,后办婚事,花吧,反正自己还有多少年的活头?福隆都烧了,身子落在井里,耳朵还能挂得住?天赐比妈妈又厉害了,先排练虎爷:“虎爷,有人来找我,你站在屏风门外喊‘回事’,明白不?等我答了声,你再向外喊,‘请’。然后拿着客人的名片,举得和耳朵一边齐,你,在前面,叫客人跟着,不要慌,慢慢的走,眼看着地,会不?来,练习一个!”八点以后,亲友陆续的来到。牛老太太接待亲友的神气很值得注意。她的态度便是慈善的本身,笑着,老眼里老象含着点泪光,带出非常感激大家的意思。及至细一看,她是对自己笑呢。她觉到自己的能力,她是叫大家看看她的本事与优越。对那些穷苦一点的亲友,她特别的谦和,假如他们是借了债而来行人情的,那正足以证明她的重要与他们的虔诚。是的,她并没有约请这些苦亲友,而他们自动的赶上前来。无论怎样为难,他们今天也穿得怪干净,多少也带来些礼物,她没法不欣赏他们的努力——非这样不足算要强的人。王二妈的袍子,闻也闻得出,是刚由当铺里取出来的;当然别的物件及时的入了当铺。李三嫂的耳环是银白铜的。张六姑的大袄是借来的,长着一寸多。牛老太太的眼睛把这些看得非常的清楚;很想奖励她们一番,可是她的话有分寸:“哎,没敢惊动亲友:这怎说的,又劳你的驾;来看看小孩吧。”她心里明白——“本来没想请你们。”她们也明白,可也另有一派答对:“应该的呀,给你来贺喜;要不是那个呀,昨天就来帮助你张罗了;都仗着你一个人,可真不容易!”八点以后,亲友陆续的来到。牛老太太接待亲友的神气很值得注意。她的态度便是慈善的本身,笑着,老眼里老象含着点泪光,带出非常感激大家的意思。及至细一看,她是对自己笑呢。她觉到自己的能力,她是叫大家看看她的本事与优越。对那些穷苦一点的亲友,她特别的谦和,假如他们是借了债而来行人情的,那正足以证明她的重要与他们的虔诚。是的,她并没有约请这些苦亲友,而他们自动的赶上前来。无论怎样为难,他们今天也穿得怪干净,多少也带来些礼物,她没法不欣赏他们的努力——非这样不足算要强的人。王二妈的袍子,闻也闻得出,是刚由当铺里取出来的;当然别的物件及时的入了当铺。李三嫂的耳环是银白铜的。张六姑的大袄是借来的,长着一寸多。牛老太太的眼睛把这些看得非常的清楚;很想奖励她们一番,可是她的话有分寸:“哎,没敢惊动亲友:这怎说的,又劳你的驾;来看看小孩吧。”她心里明白——“本来没想请你们。”她们也明白,可也另有一派答对:“应该的呀,给你来贺喜;要不是那个呀,昨天就来帮助你张罗了;都仗着你一个人,可真不容易!”��月牙太太的月牙更斜了,她张罗给买小叶去,她有了十块钱,袋里藏着呢。月牙太太的月牙更斜了,她张罗给买小叶去,她有了十块钱,袋里藏着呢。�

�“怎么?虎太太?有小老虎没有呢?快收,虎爷你收,天赐你家去言语一声,咱们在外边吃;回来再看虎太太去。”“怎么?虎太太?有小老虎没有呢?快收,虎爷你收,天赐你家去言语一声,咱们在外边吃;回来再看虎太太去。”“那不用买,找几块小砖头就行。看着,这是刀,”毛子在四虎子的右手里,“往左手一递,右手掏镖,打!练一个!”天赐聚精会神的接过子来,嘴张着点,睛珠放出点光,可是似乎更小了些,照样的换手掏镖。他似乎很会用心,而且作得一点不力笨。“那不用买,找几块小砖头就行。看着,这是刀,”毛子在四虎子的右手里,“往左手一递,右手掏镖,打!练一个!”天赐聚精会神的接过子来,嘴张着点,睛珠放出点光,可是似乎更小了些,照样的换手掏镖。他似乎很会用心,而且作得一点不力笨。等到四点不见动静,天赐不耐烦了。散了吧,歇会儿去,他来了爸的劲儿。他上了教员休息室,他是副主任。随便拿起先生们用的茶碗喝了一碗,气魄极浑厚。找了个座儿坐下,把刀顺在腿旁。身上一累,脑子便迟钝,他就想睡觉。他闭上了眼。约摸着有四点半钟吧,他被人唤醒。眼前站着两个保安队!“叫什么?”等到四点不见动静,天赐不耐烦了。散了吧,歇会儿去,他来了爸的劲儿。他上了教员休息室,他是副主任。随便拿起先生们用的茶碗喝了一碗,气魄极浑厚。找了个座儿坐下,把刀顺在腿旁。身上一累,脑子便迟钝,他就想睡觉。他闭上了眼。约摸着有四点半钟吧,他被人唤醒。眼前站着两个保安队!“叫什么?”

“用你劝?先打你一顿!”虽然这样嘴皮子强,天赐的心中可是直冒凉气。“用你劝?先打你一顿!”虽然这样嘴皮子强,天赐的心中可是直冒凉气。www。xiaoshuotxt.netwww。xiaoshuotxt.net.

到了暑假,他考得很好。翻着小眼,他看着同学们。他们的嘴撇得更大了。他们不甘心在私孩子的后面,老师设若愿意干的话,得把天赐降到十名以外;不然的话,他们就退学。他们见了主任。主任嘱咐先生把天赐降到第十五名,原来他本是第四名。胜利是他们的;主任觉得这样办非常的公道,一个被大家看不上的学生当然不能列在前几名的。老师可是同情于天赐,但是他没办法,他不能得罪别的学生;附小向来有这个规矩——榜示的名次是可以随意编排的。天赐哭了。他决定不再上这个学校来。可是妈妈不答应:“偏去!偏去!看他们把你怎样的了!你要是不去,那可就栽到了底!咱们还怕他们?你等着,我找主任去,我不把他的学校拆平了!”牛老太太是说得出行得出的。她可以去找商会会长,她在县衙门也有人,她连师范校长都能设法打通。她不能受这个!到了暑假,他考得很好。翻着小眼,他看着同学们。他们的嘴撇得更大了。他们不甘心在私孩子的后面,老师设若愿意干的话,得把天赐降到十名以外;不然的话,他们就退学。他们见了主任。主任嘱咐先生把天赐降到第十五名,原来他本是第四名。胜利是他们的;主任觉得这样办非常的公道,一个被大家看不上的学生当然不能列在前几名的。老师可是同情于天赐,但是他没办法,他不能得罪别的学生;附小向来有这个规矩——榜示的名次是可以随意编排的。天赐哭了。他决定不再上这个学校来。可是妈妈不答应:“偏去!偏去!看他们把你怎样的了!你要是不去,那可就栽到了底!咱们还怕他们?你等着,我找主任去,我不把他的学校拆平了!”牛老太太是说得出行得出的。她可以去找商会会长,她在县衙门也有人,她连师范校长都能设法打通。她不能受这个!虎爷租的三间屋是西房,院中大小一共七家儿,孩子有三十来的个。最阔的是邮差,多数是作小买卖的,还有一家拉车的。炉子都在院里,孩子都在院里,院里似乎永没有扫过。三间西屋的进身非常的小,要是摆上张大八仙桌便谁也不用转身。虎爷用木板支了张长案,正合适。进身小,可是顶子高,因为没有顶棚。墙上到处画着臭虫血。天赐住北边那间,虎爷们住南间,当中作厨房。虎爷租的三间屋是西房,院中大小一共七家儿,孩子有三十来的个。最阔的是邮差,多数是作小买卖的,还有一家拉车的。炉子都在院里,孩子都在院里,院里似乎永没有扫过。三间西屋的进身非常的小,要是摆上张大八仙桌便谁也不用转身。虎爷用木板支了张长案,正合适。进身小,可是顶子高,因为没有顶棚。墙上到处画着臭虫血。天赐住北边那间,虎爷们住南间,当中作厨房。��知道王老师已经走了,天赐自言自语的在书房里转磨了半天。除了家里的人,王老师是他第一个朋友。这个朋友走了!他不爱念那臭书,他愿听王老师说山东,青岛,和烟台苹果。那些事他都记得真真的;可是王老师走了,他只能自己装作王老师,瞪着大眼睛,似笑不笑的,拉拉袖子,告诉天赐:“天赐,一眼望不到边,全是苹果!”天赐装得很象,可是往老师的椅子上一看,没了,什么也没有;仿佛在哪儿有点王老师的笑声和“银儿”,只是找不到!“你爱什么不是,偏不给你;你爱谁不是,偏走了!”他自言自语的说。知道王老师已经走了,天赐自言自语的在书房里转磨了半天。除了家里的人,王老师是他第一个朋友。这个朋友走了!他不爱念那臭书,他愿听王老师说山东,青岛,和烟台苹果。那些事他都记得真真的;可是王老师走了,他只能自己装作王老师,瞪着大眼睛,似笑不笑的,拉拉袖子,告诉天赐:“天赐,一眼望不到边,全是苹果!”天赐装得很象,可是往老师的椅子上一看,没了,什么也没有;仿佛在哪儿有点王老师的笑声和“银儿”,只是找不到!“你爱什么不是,偏不给你;你爱谁不是,偏走了!”他自言自语的说。老胡每天晚上绕到牛宅门口,必定要休息一会儿。这成了一种习惯。他准知道牛氏老夫妇决不会照顾他的;他们的牙齿已过了嚼糖儿豆儿的光荣时期。可是牛宅的门洞是可爱的,洁净而且有两块石墩,正好一块坐着,一块放花生筐子,好象特为老胡预备下的。他总在这儿抽袋烟,歇歇腿,并数一数铜子儿。有时候还许遇上避风或避雪的朋友,而闲谈一阵。他对这个门洞颇有些好感。老胡每天晚上绕到牛宅门口,必定要休息一会儿。这成了一种习惯。他准知道牛氏老夫妇决不会照顾他的;他们的牙齿已过了嚼糖儿豆儿的光荣时期。可是牛宅的门洞是可爱的,洁净而且有两块石墩,正好一块坐着,一块放花生筐子,好象特为老胡预备下的。他总在这儿抽袋烟,歇歇腿,并数一数铜子儿。有时候还许遇上避风或避雪的朋友,而闲谈一阵。他对这个门洞颇有些好感。太太合算了一番:为四虎子娶老婆得花一百多块。这笔钱早晚是得花的,不错;可是晚一点到底有利无弊。先叫纪妈试试吧:“自要你愿意,你就回来,我这也缺人。好在娃娃也死了,你也没的可惦记着了;作几年事也不错,乘着年轻。”“没有可惦记着的了!”在纪妈心里来回的响,她的泪不由的落下来;看在钱的面上,她不能否认这句话。太太合算了一番:为四虎子娶老婆得花一百多块。这笔钱早晚是得花的,不错;可是晚一点到底有利无弊。先叫纪妈试试吧:“自要你愿意,你就回来,我这也缺人。好在娃娃也死了,你也没的可惦记着了;作几年事也不错,乘着年轻。”“没有可惦记着的了!”在纪妈心里来回的响,她的泪不由的落下来;看在钱的面上,她不能否认这句话。天赐不晓得。“要是饿死的话,我是头一个,我看出来了。”“实话!”虎爷一点也不客气。“你是少爷,少爷就是废物,告诉你吧。”天赐不晓得。“要是饿死的话,我是头一个,我看出来了。”“实话!”虎爷一点也不客气。“你是少爷,少爷就是废物,告诉你吧。”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