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东都事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东都事略

课不上了,标语写了两刀多纸:誓死反对小木匠;拥护革命的主任……课虽不上,大家可是都得上学。全体童子军一律拿木棍当纠察。有不来的便是走狗;打倒小木匠的走狗!其余的学生分为文牍股,庶务股,交际股,宣传股,会计股,侦探股,卫生股,交通股,八大股。一年级的小学生也分在各股服务。天赐被分在侦探股。这股的办事细则还没拟好,不过主要的工作已派定:校里校外探听消息,随时报告给先生们。股员有四十多人,有在厕所里巡逻的,看见有人去挤尿便得报告,而一二年级的小学生这两天因为没事可干,常常去挤点尿解闷,于是被报告的不少。天赐看不起这种工作,可是这紧张的空气激动了他的想象,他想到些别人没想到的危险与阴谋。他专在主任室外巡视,生怕房脊上偷爬着穿夜行衣靠的来行刺。越看那个屋脊,这越有可能。他偷偷的去裁了些小纸,印上一朵梅的暗号,并题上“狗主任,一刀一个不留情!”主任室门上,教员休息室内一带等处,都贴了一张。然后他拿着一张去报告:“报告,有行刺的!”先生到各处一找“无名帖”,全学校的脸色全变白了。天赐立刻成了英雄。大家争着问他:“你是看见了吗?”天赐的薄唇用力缩紧,一字一字的往外爆:“主任的房脊上,俩背单刀的!”一个传十,十个传百,没有半天的工夫,已经成为“牛天赐说的:他看见十个背单刀的!”听说的唯恐不确,必须亲自来问:“你是看见十个背单刀的吗?”天赐不便否认,“还许是十一个呢,跑得太快,都是飞毛腿,不容易数,准得是十一个!”天赐的名誉恢复了,他一点也不能是私孩子了,谁也没这么说过;他是朱光祖了。主任亲派他为侦探股副主任。连主任上厕所都有十个纠察随着,怕那里有行刺的。天赐向来没呼吸过这么甜的气,他并没把副主任搁在心上,而所喜的是他可以随便运用想象,想象出来的不但使别人惊恐,连自己也害怕。他会由闹着玩而渐变为郑重其事的干,他觉得真有刺客埋伏着了。他向先生们建议:得把武术先生请来教给大家打镖。这又是独到的,谁也没想起武术教员来——教员们平日是不大看起他的。教员们也都佩服了牛天赐。天赐作的。挂在大家的口上。有人批评“千金”用的不妥,他为自己辩护,说这是双关语,既暗示出这个嘴巴的价值,又肯定的指出女性;这是诗!他辩论,自傲,想象他的伟大。连赵老师也没他强了,他是革命的,赵老师不过会受穷。他爱国,爱社会,可怜穷人。这在云城是极新颖的事。云城的人没有国,没有社会,穷人该死。他的眼光很远,他是哲人,他不知道自己是怎回事。天赐作的。挂在大家的口上。有人批评“千金”用的不妥,他为自己辩护,说这是双关语,既暗示出这个嘴巴的价值,又肯定的指出女性;这是诗!他辩论,自傲,想象他的伟大。连赵老师也没他强了,他是革命的,赵老师不过会受穷。他爱国,爱社会,可怜穷人。这在云城是极新颖的事。云城的人没有国,没有社会,穷人该死。他的眼光很远,他是哲人,他不知道自己是怎回事。“怎么上山东呢?”“怎么上山东呢?”老师拍了桌子:“河岸上,绿阴凉下,眼黑得象夜里!天赐你行了,你比我高!你猜我想象什么?象两颗黑珠子。珠子是死的呀,夜会动会流,流到不知道多远,是不是?”天赐明白了,他也学着作诗,没人管他,他自己会用功。他什么都细心的看,而后去想。他管四虎子太太叫“月牙太太”,因为她的嘴歪;虎爷差点恼了他。虎爷说天下的歪嘴要算他的太太第一,天赐说月牙也只有一个,于是他们照旧是好朋友。老师拍了桌子:“河岸上,绿阴凉下,眼黑得象夜里!天赐你行了,你比我高!你猜我想象什么?象两颗黑珠子。珠子是死的呀,夜会动会流,流到不知道多远,是不是?”天赐明白了,他也学着作诗,没人管他,他自己会用功。他什么都细心的看,而后去想。他管四虎子太太叫“月牙太太”,因为她的嘴歪;虎爷差点恼了他。虎爷说天下的歪嘴要算他的太太第一,天赐说月牙也只有一个,于是他们照旧是好朋友。�

�不久,就找着了一位。真是老山东儿,可是会教书不会,介绍人并没留意。介绍人还以为牛掌柜是找位伙计或跑外的先生呢。及至见了面,提到教书问题,老山东儿说可以试试,他仿佛还记得幼年间读过的小书:眼前的字们,他确是很能拿得起来,他曾作过老祥盛的先生。一提老祥盛,牛老者肃然起敬:不久,就找着了一位。真是老山东儿,可是会教书不会,介绍人并没留意。介绍人还以为牛掌柜是找位伙计或跑外的先生呢。及至见了面,提到教书问题,老山东儿说可以试试,他仿佛还记得幼年间读过的小书:眼前的字们,他确是很能拿得起来,他曾作过老祥盛的先生。一提老祥盛,牛老者肃然起敬:��“我吆喝,你管账,摆个果摊子;我会上市。”“叫我在街上站着?”“我吆喝,你管账,摆个果摊子;我会上市。”“叫我在街上站着?”

不能再为自己思索了,这太伤心。不能再为自己思索了,这太伤心。牛老者又觉得有点对不起王宝斋。左右一为难,想出条好办法来:马马虎虎就是了。妈妈是条条有理,不许别人说话;爸是马马虎虎,凡事抹稀泥。天赐就是在一块铁与一块豆腐之间活了七岁。牛老者又觉得有点对不起王宝斋。左右一为难,想出条好办法来:马马虎虎就是了。妈妈是条条有理,不许别人说话;爸是马马虎虎,凡事抹稀泥。天赐就是在一块铁与一块豆腐之间活了七岁。.

“不爱穿!”“不爱穿!”��“哎,好!好!啊!”爹没的可说,泪落下来一半个。“哎,少爷,还惦记着我,哎,好!进来吧!”“哎,好!好!啊!”爹没的可说,泪落下来一半个。“哎,少爷,还惦记着我,哎,好!进来吧!”天赐们回了家。吃得过于饱,在道上就发了困;躺在床上,可又睡不着,他想着王老师。起来,得和虎爷谈谈:“虎爷,老师真能给找个事吗?”天赐们回了家。吃得过于饱,在道上就发了困;躺在床上,可又睡不着,他想着王老师。起来,得和虎爷谈谈:“虎爷,老师真能给找个事吗?”虎爷送他们上车,给天赐买了盒避瘟散,怕他晕车。火车一动,他的泪落下来。天赐平地被条大蛇背了走。直到车没了影,虎爷还在那儿立着呢。虎爷送他们上车,给天赐买了盒避瘟散,怕他晕车。火车一动,他的泪落下来。天赐平地被条大蛇背了走。直到车没了影,虎爷还在那儿立着呢。“在家里呢。”老师楞了半天才说:“作买卖真不容易呀!”“在家里呢。”老师楞了半天才说:“作买卖真不容易呀!”米老师走后,太太和老爷开了火。牛老者一声也没出,只在心中玩味着胜利的余威。太太声明不再管请先生了,“爱念书不念,爱怎闹怎闹!不管了,管不着!孩子大了没出息,别怨我,我算尽到了心。”米老师走后,太太和老爷开了火。牛老者一声也没出,只在心中玩味着胜利的余威。太太声明不再管请先生了,“爱念书不念,爱怎闹怎闹!不管了,管不着!孩子大了没出息,别怨我,我算尽到了心。”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