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宝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宝眸

双手无力的垂于身旁,任由那暗绿色液体不停的滴落。可她那鲜红如血的双眸却紧紧的瞪着位于她不远处的冽风,即便再迟钝的人依旧能够从那线眼神中感觉到那浓重的恨意。委蛇静默片刻,突然愤愤的重甩了一下蛇尾。状似在极力克制怒气与杀意般不断的喘着气……委蛇静默片刻,突然愤愤的重甩了一下蛇尾。状似在极力克制怒气与杀意般不断的喘着气……也亏得如此,因为现在无论我如何自我暗示,仍然无法真正盯着蛇看。目前来说,我的极限就是偶尔瞄上草丛那么一眼。只要看到那枯黄的草丛中有了别的色彩,我便会立刻别开眼睛。也亏得如此,因为现在无论我如何自我暗示,仍然无法真正盯着蛇看。目前来说,我的极限就是偶尔瞄上草丛那么一眼。只要看到那枯黄的草丛中有了别的色彩,我便会立刻别开眼睛。��“你想笑就笑好了,小心忍出内伤来。”我白了他一眼,有些郁闷的说着。

“你想笑就笑好了,小心忍出内伤来。”我白了他一眼,有些郁闷的说着。��看着那徐徐升起的白烟,望着里面显现出的身影,只觉着似乎有些熟悉,可是待我再仔细瞧了几眼后,不由便打了个寒战,紧紧抓着冽风的手,转头向他望去,“冽风,那好像是……”看着那徐徐升起的白烟,望着里面显现出的身影,只觉着似乎有些熟悉,可是待我再仔细瞧了几眼后,不由便打了个寒战,紧紧抓着冽风的手,转头向他望去,“冽风,那好像是……”而一路上如我们般寻寻觅觅的人也真不少,只是彼此的目标应该不同吧?他们找的多半关于我这个犯人的线索,而我们呢……而一路上如我们般寻寻觅觅的人也真不少,只是彼此的目标应该不同吧?他们找的多半关于我这个犯人的线索,而我们呢……

不过,即便如此,焰儿也已怒火冲天了,它见已没有水,便猛然从我怀中跳下,不顾体形上的强烈差距,跑到他的脚前“呜般威吓着。不过,即便如此,焰儿也已怒火冲天了,它见已没有水,便猛然从我怀中跳下,不顾体形上的强烈差距,跑到他的脚前“呜般威吓着。留在这里会遇到刷新的蛇,和他一起去也会看到蛇。正当我感到两难时,却望见了他眼中闪过的那一抹促狭。虽然极为不甘愿,但还是举起了白旗,“呜不要吃了啦!!我讨厌蛇!”留在这里会遇到刷新的蛇,和他一起去也会看到蛇。正当我感到两难时,却望见了他眼中闪过的那一抹促狭。虽然极为不甘愿,但还是举起了白旗,“呜不要吃了啦!!我讨厌蛇!”.

“……你知不知你很烦。”“……你知不知你很烦。”“没想到…你们竟如此好运,连我舍命的最后一击都能躲过…我无话可说,你们动手吧。”委蛇紧闭着双目,低垂着头,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没想到…你们竟如此好运,连我舍命的最后一击都能躲过…我无话可说,你们动手吧。”委蛇紧闭着双目,低垂着头,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耳听他们应该快离开了,而且又似乎没有听到我这个“罪犯”的名字,刚想松一口气,便听见有个另外声音插嘴,而且还直呼我是犯人…听得我不由的忿忿不平,可是又做贼心虚的不敢抬头瞪他,只得嘟着嘴,继续低头当我的旁听者,这副样子又惹来冽风的阵阵笑声。耳听他们应该快离开了,而且又似乎没有听到我这个“罪犯”的名字,刚想松一口气,便听见有个另外声音插嘴,而且还直呼我是犯人…听得我不由的忿忿不平,可是又做贼心虚的不敢抬头瞪他,只得嘟着嘴,继续低头当我的旁听者,这副样子又惹来冽风的阵阵笑声。或许是见自己的攻势并没有如想象般对我们一击致命,委蛇的眼中再次闪过一抹恨意,随即双手再度飞舞起来……或许是见自己的攻势并没有如想象般对我们一击致命,委蛇的眼中再次闪过一抹恨意,随即双手再度飞舞起来……话虽这么说,可我还是不明白,“主线任务和推迟更新又有什么关系?”话虽这么说,可我还是不明白,“主线任务和推迟更新又有什么关系?”看得出来,在知道与他们组队地人是冽风后,柠檬猪与幻影无踪地神色并没有任何变化,但云侠剑的脸上却多了一丝警惕和防备,而且还变着法地以话来套着我们,目的似乎就是想知道我红名及来这里的目的,可不管他怎么问,冽风都很有技巧的回避了这些问题。就这样一路而行,可是,没多久我们清楚的了解到他们的采集术确实如自己所说的一般糟糕,甚至比我原先所设想的更加烂,这光看他们分解蛇的尸体便知道了。看得出来,在知道与他们组队地人是冽风后,柠檬猪与幻影无踪地神色并没有任何变化,但云侠剑的脸上却多了一丝警惕和防备,而且还变着法地以话来套着我们,目的似乎就是想知道我红名及来这里的目的,可不管他怎么问,冽风都很有技巧的回避了这些问题。就这样一路而行,可是,没多久我们清楚的了解到他们的采集术确实如自己所说的一般糟糕,甚至比我原先所设想的更加烂,这光看他们分解蛇的尸体便知道了。“你是?”“你是?”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