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妇林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农妇林夏

6、哗啷棒儿在他十个来月的时候,纪妈心中已打开了鼓:她真愿回家看看自己的娃娃去,可是她又怕回去。城里的享受和想家的苦痛至多不过是一边儿重,有时候她宁愿牺牲了大米白面与整齐的衣服,而去恢复骨肉团聚的快乐;个人的物质享受没完全克服了她的心灵。(要不怎么老刘妈不喜爱她呢。)难处是在这里:把自己撇开不提;那点钱!那点钱!!那点钱!!!在她看,她自己有了吃喝,她必须把所挣的钱全数交给家中,这才对得起大家。在家中看,她的离开家庭是种高贵的牺牲,可是他们真需要那点钱。她愿意回去,他们也愿意她回来,但感情敌不过老辣的事实,那点钱立在他们与她的中间,象一个冷笑的巨鬼,使他们的血结成冰。她的心拴在她自己的娃娃身上,她的理智永远吻着那几块钱。回去,回去!有时候她跺着脚这样自言自语。可是她真怕——有那么一天还是非回去不可呢!假如天赐断了奶!在十个月左右断奶是常有的事。她常楞着,长嘴闭成一道线,什么也想不出,只有家,钱,家,钱,两个黑影来回的撞她的心。在他十个来月的时候,纪妈心中已打开了鼓:她真愿回家看看自己的娃娃去,可是她又怕回去。城里的享受和想家的苦痛至多不过是一边儿重,有时候她宁愿牺牲了大米白面与整齐的衣服,而去恢复骨肉团聚的快乐;个人的物质享受没完全克服了她的心灵。(要不怎么老刘妈不喜爱她呢。)难处是在这里:把自己撇开不提;那点钱!那点钱!!那点钱!!!在她看,她自己有了吃喝,她必须把所挣的钱全数交给家中,这才对得起大家。在家中看,她的离开家庭是种高贵的牺牲,可是他们真需要那点钱。她愿意回去,他们也愿意她回来,但感情敌不过老辣的事实,那点钱立在他们与她的中间,象一个冷笑的巨鬼,使他们的血结成冰。她的心拴在她自己的娃娃身上,她的理智永远吻着那几块钱。回去,回去!有时候她跺着脚这样自言自语。可是她真怕——有那么一天还是非回去不可呢!假如天赐断了奶!在十个月左右断奶是常有的事。她常楞着,长嘴闭成一道线,什么也想不出,只有家,钱,家,钱,两个黑影来回的撞她的心。“老师几儿来?”“老师几儿来?”天赐木在了那块,忘了他是作买卖,他恨作买卖!一声没出,扣上他三毛钱的草帽,走了。天赐木在了那块,忘了他是作买卖,他恨作买卖!一声没出,扣上他三毛钱的草帽,走了。牛老者不大赞成请先生,虽然没有不尊重太太的主张的意思。商业化:他并不能谋划得怎样高明,可是他愿意计算一下;计算的好歹,他也不关心,不过动动算盘子儿总觉得过瘾。他的珠算并不精熟,可是打得很响。太太一定要请先生,也好;能省俩钱呢,也不错。他愿意天赐入学校。这里还有个私心;天赐上学,得有人接送;这必定是他的差事。他就是喜欢在街上溜溜儿子。有儿子在身旁,他觉得那点财产与事业都有了交待,即使他天生来的马虎,也不能完全忘掉了死,而死后把一堆现洋都撒了纸钱也未免有失买卖规矩。可是太太很坚决:不能上学校去和野孩子们学坏!她确是知道天赐现在是很会讨厌,但她也确信天赐无论怎样讨厌也必定比别人家的孩子强。再说,有个先生来帮助她,天赐这点讨厌是一定可以改正的。牛老者牺牲了自己的意见,而且热心帮忙去请先生;在这一点上,他颇有伟大政治家的风度。所以怕太太有时候也是一种好的训练。

牛老者不大赞成请先生,虽然没有不尊重太太的主张的意思。商业化:他并不能谋划得怎样高明,可是他愿意计算一下;计算的好歹,他也不关心,不过动动算盘子儿总觉得过瘾。他的珠算并不精熟,可是打得很响。太太一定要请先生,也好;能省俩钱呢,也不错。他愿意天赐入学校。这里还有个私心;天赐上学,得有人接送;这必定是他的差事。他就是喜欢在街上溜溜儿子。有儿子在身旁,他觉得那点财产与事业都有了交待,即使他天生来的马虎,也不能完全忘掉了死,而死后把一堆现洋都撒了纸钱也未免有失买卖规矩。可是太太很坚决:不能上学校去和野孩子们学坏!她确是知道天赐现在是很会讨厌,但她也确信天赐无论怎样讨厌也必定比别人家的孩子强。再说,有个先生来帮助她,天赐这点讨厌是一定可以改正的。牛老者牺牲了自己的意见,而且热心帮忙去请先生;在这一点上,他颇有伟大政治家的风度。所以怕太太有时候也是一种好的训练。最放心不下的是那些账条。设若到年底,爸忽然接到它们而不负责还债,怎办?怎办?他假装马马虎虎,可是不能完全忘掉。他甚至于想起个不肯用,而到万不得已时还非用不可的办法:赵老师的钱的创造法——偷东西去卖。这个不是高明法子,也有点不体面,但是为自己在外边的身分与尊严,为这种生活的可爱,到必要时还非这么干不可。即使得罪了爸,也不能舍弃这种生活。这是在云间的生活,高出一切。他开始觉到人应当有钱。爸的弄钱是对的,不过不应那么花。人须先有钱,而后象云社的人们那样花,花得有趣而没有钱声与钱味。钱给他们买来诗料。最放心不下的是那些账条。设若到年底,爸忽然接到它们而不负责还债,怎办?怎办?他假装马马虎虎,可是不能完全忘掉。他甚至于想起个不肯用,而到万不得已时还非用不可的办法:赵老师的钱的创造法——偷东西去卖。这个不是高明法子,也有点不体面,但是为自己在外边的身分与尊严,为这种生活的可爱,到必要时还非这么干不可。即使得罪了爸,也不能舍弃这种生活。这是在云间的生活,高出一切。他开始觉到人应当有钱。爸的弄钱是对的,不过不应那么花。人须先有钱,而后象云社的人们那样花,花得有趣而没有钱声与钱味。钱给他们买来诗料。“不爱穿!”“不爱穿!”天赐也到二爷家中去。二爷的姐姐比二爷大着两岁,是个才女,会画工笔牡丹,会绣花,会吹箫。二爷的母亲很喜爱天赐。去过两趟,老太太就许他见见才女。才女出来周旋了两句就进去了,可是天赐以为是见了仙女。才女叫文瑛,长长的脸,稳重,细弱;两道长细眉,黑而且弯。穿得随便而大雅。文瑛是她父亲在广州作官时生的,父亲死在任上,她会讲广州话!狄老夫人顺口答音的把天赐家中情形都探了去,(没问,是顺口答音的探。)而后二爷透了点更秘密的表示,假如这三位才子联为一家……天赐落在一种似恋非恋的境界里,又想起来“我与小姐有一度姻缘”。可是没法叫她知道了;她不常见他,偶尔给他一两声箫听听!他得作诗了,“如此箫声疑梦里,桃花一半在云间!”他哼唧着,摇着头,落在枕上一两点养神的泪,因为睡不着。天赐也到二爷家中去。二爷的姐姐比二爷大着两岁,是个才女,会画工笔牡丹,会绣花,会吹箫。二爷的母亲很喜爱天赐。去过两趟,老太太就许他见见才女。才女出来周旋了两句就进去了,可是天赐以为是见了仙女。才女叫文瑛,长长的脸,稳重,细弱;两道长细眉,黑而且弯。穿得随便而大雅。文瑛是她父亲在广州作官时生的,父亲死在任上,她会讲广州话!狄老夫人顺口答音的把天赐家中情形都探了去,(没问,是顺口答音的探。)而后二爷透了点更秘密的表示,假如这三位才子联为一家……天赐落在一种似恋非恋的境界里,又想起来“我与小姐有一度姻缘”。可是没法叫她知道了;她不常见他,偶尔给他一两声箫听听!他得作诗了,“如此箫声疑梦里,桃花一半在云间!”他哼唧着,摇着头,落在枕上一两点养神的泪,因为睡不着。

“我吆喝,你管账,摆个果摊子;我会上市。”“叫我在街上站着?”“我吆喝,你管账,摆个果摊子;我会上市。”“叫我在街上站着?”“给你告诉去!”“给你告诉去!”.

天赐入了高小。只隔了一个暑假,他的地位可是高多了。他可以不大答理初小那些小鬼了,学校里的一切,他都熟习。他和有手表的们是肩膀一边儿齐了。老师虽是熟人,可是一上课就说给他们——现在是大学生了,不要再叫先生张心,大家须知自重。听了这番话,天赐细看自己,确是身量高了,而且穿着皮鞋!他得知道自重。又赶上这位老师对大家都很好,谁有什么长处他都看得出,他说天赐有思想。这使天赐的脸红起来,脚也发飘。他决定好好的用功。回讲的时候,他充分的运用着想象与种种名词,虽然不都正确与有用,可是连老师带同学都承认了他的口才与思想。他常到图书馆去借小故事书,他成了全班中的故事大王,于是也就交下几位朋友。这些朋友可是真朋友了,吃喝不分,彼此可以到家中去,而且是照着“桃园三结义”的图拜过盟兄弟的。一共是五个人,天赐是老三。他很喜欢被叫作“老三”,想象着自己是张飞。大爷的爸爸是在县衙门里作官。天赐去给大哥请安,看到了官宦人家的派头并不和妈妈所形容的一样。大哥的家中非常的脏,乱;使他想不出怎么大哥的制服能老那么白。大哥的妈一天到晚吸着香烟,打着小牌,瓜子皮儿盖满了地。天赐不喜欢脏乱,可是也不敢否认这种生活的正当,因为大哥的妈到底是官儿太太,而大哥自己将来也会作官的。不论怎么说吧,盟兄弟们来往得很亲密,彼此也说着家事。大哥的爸仗着“活钱”进的多,所以妈妈有钱打牌。二哥的爸是当铺的掌柜,所以二哥的身上老有樟脑味儿。天赐也得告诉人家。他开始和妈打听:爸有几个买卖,多少所房子,多少钱。他把妈妈说的都加上一倍:爸有十来个铺子,十来所房子,钱是数不过来的;他想象着曾和爸数过一天一夜的钱,连四虎子也帮着,都没数过来!他也就这样的告诉了他们,虽然觉得有点不诚实,可是怪舒服。他把兄弟们“虎”住了。他们自然也不落后,他的爸越阔,他们的爸也越了不得。大哥的爸甚至于一夜赢了一千多块!这时候大家的想象都在钱上,而且要实际表现出来,大哥今天请大家吃糖;明天,二哥争先的应许大家,他请吃瓦片,每人五块!天赐入了高小。只隔了一个暑假,他的地位可是高多了。他可以不大答理初小那些小鬼了,学校里的一切,他都熟习。他和有手表的们是肩膀一边儿齐了。老师虽是熟人,可是一上课就说给他们——现在是大学生了,不要再叫先生张心,大家须知自重。听了这番话,天赐细看自己,确是身量高了,而且穿着皮鞋!他得知道自重。又赶上这位老师对大家都很好,谁有什么长处他都看得出,他说天赐有思想。这使天赐的脸红起来,脚也发飘。他决定好好的用功。回讲的时候,他充分的运用着想象与种种名词,虽然不都正确与有用,可是连老师带同学都承认了他的口才与思想。他常到图书馆去借小故事书,他成了全班中的故事大王,于是也就交下几位朋友。这些朋友可是真朋友了,吃喝不分,彼此可以到家中去,而且是照着“桃园三结义”的图拜过盟兄弟的。一共是五个人,天赐是老三。他很喜欢被叫作“老三”,想象着自己是张飞。大爷的爸爸是在县衙门里作官。天赐去给大哥请安,看到了官宦人家的派头并不和妈妈所形容的一样。大哥的家中非常的脏,乱;使他想不出怎么大哥的制服能老那么白。大哥的妈一天到晚吸着香烟,打着小牌,瓜子皮儿盖满了地。天赐不喜欢脏乱,可是也不敢否认这种生活的正当,因为大哥的妈到底是官儿太太,而大哥自己将来也会作官的。不论怎么说吧,盟兄弟们来往得很亲密,彼此也说着家事。大哥的爸仗着“活钱”进的多,所以妈妈有钱打牌。二哥的爸是当铺的掌柜,所以二哥的身上老有樟脑味儿。天赐也得告诉人家。他开始和妈打听:爸有几个买卖,多少所房子,多少钱。他把妈妈说的都加上一倍:爸有十来个铺子,十来所房子,钱是数不过来的;他想象着曾和爸数过一天一夜的钱,连四虎子也帮着,都没数过来!他也就这样的告诉了他们,虽然觉得有点不诚实,可是怪舒服。他把兄弟们“虎”住了。他们自然也不落后,他的爸越阔,他们的爸也越了不得。大哥的爸甚至于一夜赢了一千多块!这时候大家的想象都在钱上,而且要实际表现出来,大哥今天请大家吃糖;明天,二哥争先的应许大家,他请吃瓦片,每人五块!“还多么香呢!”“还多么香呢!”“别瞎扯淡,这两天心里不痛快!”四虎子出的气很粗。“怎么了,虎爷?”“别瞎扯淡,这两天心里不痛快!”四虎子出的气很粗。“怎么了,虎爷?”有十点来钟吧,席已坐过不少桌,外面的鼓又响了。进来一个妇人,带着四个孩子,都穿着孝衣,衣上很多黄泥点子,似是乡下来的。妇人长得很象雷公奶奶,孩子们象小雷公。天赐一眼没看见别的,只看见五个尖嘴。妇人进来就哭,哭得特别的伤心,头一句是:“我来晚了,昨天晚上才得到信呕,我的嫂子——”四个小雷公手拉着手站在妇人后面,一声也不出。妇人把来晚,与怎么起身,乡下的路怎么难走,和四个孩子怎么还没吃饭,都哭过了。猛然的把鼻子抓了一把,而后将天赐用脚踢开,好象踢着一块碍事的砖头。紧跟着把四个孩子都按在灵旁:“就在这儿跪着,听见没有?动一动要你们的命!”转过头来,眼泪还满脸流着:“茶房!开饭,开到这儿来,给他们一人一碗丸子,五个馒头!”然后赶过牛老者去:“大哥!嫂子过去,我没什么孝心,就是这一身孝,四个孩子来跪灵;你二弟病了不能来,叫妹妹来了。那个小子是谁?”她指天赐:“大哥你这就不对了,放着本家的侄子不要,不三不四的找个野孩子,什么话呢?我们穷啊,穷在心里,没求哥嫂给个糖儿豆儿!今个咱们可得把话说明白了,当着诸亲众友,大水冲不了龙王庙,一家人得认识一家人;你的侄子是你的骨肉,虽然咱们不是亲手足,可也不远。不能叫野孩子这儿装眉作样的!”又转过头去:“好好的吃!别叫人耻笑!”有十点来钟吧,席已坐过不少桌,外面的鼓又响了。进来一个妇人,带着四个孩子,都穿着孝衣,衣上很多黄泥点子,似是乡下来的。妇人长得很象雷公奶奶,孩子们象小雷公。天赐一眼没看见别的,只看见五个尖嘴。妇人进来就哭,哭得特别的伤心,头一句是:“我来晚了,昨天晚上才得到信呕,我的嫂子——”四个小雷公手拉着手站在妇人后面,一声也不出。妇人把来晚,与怎么起身,乡下的路怎么难走,和四个孩子怎么还没吃饭,都哭过了。猛然的把鼻子抓了一把,而后将天赐用脚踢开,好象踢着一块碍事的砖头。紧跟着把四个孩子都按在灵旁:“就在这儿跪着,听见没有?动一动要你们的命!”转过头来,眼泪还满脸流着:“茶房!开饭,开到这儿来,给他们一人一碗丸子,五个馒头!”然后赶过牛老者去:“大哥!嫂子过去,我没什么孝心,就是这一身孝,四个孩子来跪灵;你二弟病了不能来,叫妹妹来了。那个小子是谁?”她指天赐:“大哥你这就不对了,放着本家的侄子不要,不三不四的找个野孩子,什么话呢?我们穷啊,穷在心里,没求哥嫂给个糖儿豆儿!今个咱们可得把话说明白了,当着诸亲众友,大水冲不了龙王庙,一家人得认识一家人;你的侄子是你的骨肉,虽然咱们不是亲手足,可也不远。不能叫野孩子这儿装眉作样的!”又转过头去:“好好的吃!别叫人耻笑!”虎爷出了主意,先到铺子取点钱,然后通知亲戚。天赐怕那群亲戚,但是没法不通知。对于取钱,他想争取一些,这场丧事必须办得体面,象预定的办寿那样体面,这才足以对得起爸,爸的钱还给爸用。虎爷出了主意,先到铺子取点钱,然后通知亲戚。天赐怕那群亲戚,但是没法不通知。对于取钱,他想争取一些,这场丧事必须办得体面,象预定的办寿那样体面,这才足以对得起爸,爸的钱还给爸用。检阅完毕,天还没亮呢。借着烛光,太太指挥着陈列礼物。牛老者的朋友大多数是商人,送来的多半是镜框和对联。镜框中的彩画十张有九张是“苏堤春晓”,柳树真绿,水真蓝,要是不从艺术上看,颜色的浓厚倒颇有可取;苏堤上立着个打洋伞的大姑娘,比柳树高着一头,据牛老者看这很有画意。框子可是不同,有的是斑竹的,有的是黑木头的,有的是漆金的。太太把漆金的定为头等,叫四虎子给挂在堂屋的正面,其余的分悬左右。对联都象是一个人写的,文字也差不多,最多的是“买卖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这都挂在东西屋;太太不大喜欢对联,因为与小娃娃没关系。到底是亲戚送来的切于实用,小衣裳,小帽子,小鞋,还有几匣衣料。按着规矩说,应当送小米鸡蛋糕与黑糖,可是大家都知道既非牛太太作月子,似乎不必这样送。牛太太也很满意。自己既享用不着,都便宜了纪妈,那才合不着呢。这些礼物都摆在堂屋的条案上。陈列妥当,厨子到了,开始剁肉,声势浩大,四邻的识见不广的狗全叫起来。牛老太太叹了口气,这才象回事。打算叫自家威风凛凛,得设法使狗们叫,这才合规矩。检阅完毕,天还没亮呢。借着烛光,太太指挥着陈列礼物。牛老者的朋友大多数是商人,送来的多半是镜框和对联。镜框中的彩画十张有九张是“苏堤春晓”,柳树真绿,水真蓝,要是不从艺术上看,颜色的浓厚倒颇有可取;苏堤上立着个打洋伞的大姑娘,比柳树高着一头,据牛老者看这很有画意。框子可是不同,有的是斑竹的,有的是黑木头的,有的是漆金的。太太把漆金的定为头等,叫四虎子给挂在堂屋的正面,其余的分悬左右。对联都象是一个人写的,文字也差不多,最多的是“买卖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这都挂在东西屋;太太不大喜欢对联,因为与小娃娃没关系。到底是亲戚送来的切于实用,小衣裳,小帽子,小鞋,还有几匣衣料。按着规矩说,应当送小米鸡蛋糕与黑糖,可是大家都知道既非牛太太作月子,似乎不必这样送。牛太太也很满意。自己既享用不着,都便宜了纪妈,那才合不着呢。这些礼物都摆在堂屋的条案上。陈列妥当,厨子到了,开始剁肉,声势浩大,四邻的识见不广的狗全叫起来。牛老太太叹了口气,这才象回事。打算叫自家威风凛凛,得设法使狗们叫,这才合规矩。有时候太太告诉他去买胰皂,他把手纸买了来。忘了这样,拿那样补上,还不行么?据他看。他非常的乐观。这回,他可是记得死死的,找奶妈。手纸,胰皂,连洗脸盆算上,都不能代替奶妈。走出二里多地,还没忘了这个;可是也没想起上那里去找。准知道有些地方是介绍奶妈的,只是想不起那些地方在那儿。点上哈德门烟,喷了一口,顺势看了看天上的星。星星对他是没有意义的,可是使他想起太太的眼睛来;太太的眼睛是无所不知,无所不在的。他得赶快去找奶妈,完全不为自己,为是太太与那个小行李卷;要是为自己的话,找着与否满没关系。有时候太太告诉他去买胰皂,他把手纸买了来。忘了这样,拿那样补上,还不行么?据他看。他非常的乐观。这回,他可是记得死死的,找奶妈。手纸,胰皂,连洗脸盆算上,都不能代替奶妈。走出二里多地,还没忘了这个;可是也没想起上那里去找。准知道有些地方是介绍奶妈的,只是想不起那些地方在那儿。点上哈德门烟,喷了一口,顺势看了看天上的星。星星对他是没有意义的,可是使他想起太太的眼睛来;太太的眼睛是无所不知,无所不在的。他得赶快去找奶妈,完全不为自己,为是太太与那个小行李卷;要是为自己的话,找着与否满没关系。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