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且介亭杂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且介亭杂文

猫?搞了这么半天我还以为会出来个多凶猛的东西,原来是只猫?啊是太好了,亏我还担了半天的心,还怕出来个什么不好玩地东西呢,没想到居然是猫咪嗯还是猫咪好,看它长得多可爱,小小的身体(比我现在地体形还小,只有成人地一个巴掌大,我可是有一个半呢,小小的脸,小小地耳朵,额上小小的角,而且全身还红红的散发着犹如火焰般的光茫,真是太漂亮了!!“当然。”“当然。”我无力地摇了摇头。努力想使自己能够清醒些,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自己已经是《异界》中最混地玩家了,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遇上个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我已经不知道此刻应该是感动还是佩服了。我无力地摇了摇头。努力想使自己能够清醒些,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自己已经是《异界》中最混地玩家了,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遇上个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我已经不知道此刻应该是感动还是佩服了。迷失拦下我,“我去就可以了,你先到这里等我。”说着他又快快的告诉了我一个地址**求一下推荐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迷失拦下我,“我去就可以了,你先到这里等我。”说着他又快快的告诉了我一个地址**求一下推荐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绯雪,我现在在凤与,你上线的话联络我一下。迷失”

“绯雪,我现在在凤与,你上线的话联络我一下。迷失”“那你们干什么来的?“还不是我那个晋职任务,麻烦死了。”玖炎难得地抱怨着,“从昨天接到任务开始到今天,不停地打听才找到些线索,所以我们就跑到这里来了。”“那你们干什么来的?“还不是我那个晋职任务,麻烦死了。”玖炎难得地抱怨着,“从昨天接到任务开始到今天,不停地打听才找到些线索,所以我们就跑到这里来了。”“总觉得玖炎的这个任务有些奇怪,似乎太容易了,而且就昨天看来不对劲的地方有一堆,可是,她们似乎太兴奋了”迷失笑着摇了摇头。“总觉得玖炎的这个任务有些奇怪,似乎太容易了,而且就昨天看来不对劲的地方有一堆,可是,她们似乎太兴奋了”迷失笑着摇了摇头。“吓死人偿不偿命啊?!”我嘟囔着拍了拍胸口,便满腹疑惑地去查看这声音从何而来。这才发现原来在不知不觉之下,我居然打开了留言信箱。而那一串串的留言提示音估计都是那些不知道已经积累了多久的留言带来地。随意的翻看下,果然最早的都可以追朔到20几天前了,而最前面地十几条则是最近几天的:“吓死人偿不偿命啊?!”我嘟囔着拍了拍胸口,便满腹疑惑地去查看这声音从何而来。这才发现原来在不知不觉之下,我居然打开了留言信箱。而那一串串的留言提示音估计都是那些不知道已经积累了多久的留言带来地。随意的翻看下,果然最早的都可以追朔到20几天前了,而最前面地十几条则是最近几天的:

“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为什么不能告诉我?”晕了,我到底在说什么啊,这样绕来绕去的,弄得我自己都糊里糊涂的。“这……”“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为什么不能告诉我?”晕了,我到底在说什么啊,这样绕来绕去的,弄得我自己都糊里糊涂的。“这……”哈哈?这这叫什么名字啊?我无力地望向玖炎,而此时,她也正非常有默契的以一种哀怨地眼神望着我,看上去她也不喜欢“嘿嘿”这个名字。哈哈?这这叫什么名字啊?我无力地望向玖炎,而此时,她也正非常有默契的以一种哀怨地眼神望着我,看上去她也不喜欢“嘿嘿”这个名字。.

“对了,猫猫,你们是怎么弄成这样地啊?”靠在椅背上。喝着茶,顺便闲闲地问着玖炎。“对了,猫猫,你们是怎么弄成这样地啊?”靠在椅背上。喝着茶,顺便闲闲地问着玖炎。“当然得去,这可是我地任务耶玖炎肯定的点点头,可随即脸又垮了下来,“我怎么去啊?满城都在抓我“当然得去,这可是我地任务耶玖炎肯定的点点头,可随即脸又垮了下来,“我怎么去啊?满城都在抓我“首先,你是女子吧?而且年龄远远比现在看上去要小得多。”我同样保持着淡淡地笑容。抚摸着怀中的焰儿。似乎在说的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首先,你是女子吧?而且年龄远远比现在看上去要小得多。”我同样保持着淡淡地笑容。抚摸着怀中的焰儿。似乎在说的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看着手中拿着的那一本泛黄的笔记,这是刚刚在搜寻时从村长家的废墟中发现的。其实这样一本脏脏的,毫不起眼的本子一开始已经被我忽略了,可是不知为何,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一般,让我拾起了它。看着手中拿着的那一本泛黄的笔记,这是刚刚在搜寻时从村长家的废墟中发现的。其实这样一本脏脏的,毫不起眼的本子一开始已经被我忽略了,可是不知为何,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一般,让我拾起了它。“这不就行了,乖乖地先去睡一下吧。”“这不就行了,乖乖地先去睡一下吧。”“不要啦,我要进去看看见迷失想要拒绝,我忙开口反对。好难得才来一次兔子城的,如果不看一下就走地话,我晚上肯定会连觉都睡不着。“不要啦,我要进去看看见迷失想要拒绝,我忙开口反对。好难得才来一次兔子城的,如果不看一下就走地话,我晚上肯定会连觉都睡不着。边带着它四处跑窜,边使用“冰雪的抚慰”替它疗着伤不跑不行啊,虽然它的攻击对我没什么效,但目前看来焰儿可是抵不住的,再来下的话,说不定就没这次这么好运了得庆幸地是海龟老兄那笨拙的身材,即使我运动神经再差也还是能跑得过它的。边带着它四处跑窜,边使用“冰雪的抚慰”替它疗着伤不跑不行啊,虽然它的攻击对我没什么效,但目前看来焰儿可是抵不住的,再来下的话,说不定就没这次这么好运了得庆幸地是海龟老兄那笨拙的身材,即使我运动神经再差也还是能跑得过它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