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偷个皇帝做老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偷个皇帝做老公

  向三的那两抓,未曾抓中毛人雄,却抓住了那柄金刀,但是金刀还牢牢地在毛人堆的手中,他想要将之夺过,实是比登天还难。  明天,当洪庄主在议事瞌中,结集群雄,宣布他盟主期满,要群雄另选贤能的时候下手!  明天,当洪庄主在议事瞌中,结集群雄,宣布他盟主期满,要群雄另选贤能的时候下手!  终于,他的手一松,‘呛啷!’一声响,寒风匕跌到了地上!  终于,他的手一松,‘呛啷!’一声响,寒风匕跌到了地上!  快步奔了过来。  快步奔了过来。  向三姑走了身子,他缓慢而深长地吸了一口气,‘洪天心’三个字,也给响雷也似地喝了出来了,可是,也就在那一刹间,只见四五个在庄上极有地位的庄丁。

  向三姑走了身子,他缓慢而深长地吸了一口气,‘洪天心’三个字,也给响雷也似地喝了出来了,可是,也就在那一刹间,只见四五个在庄上极有地位的庄丁。  却不料这一切,早在向三的算中,他长鞭一抖,向三就着那一抖之力,真气一提,整个人向上,直拔了起来,在半空之中,一个盘旋,寒风匕晶光闪闪,自上而下,疾刺了下来。洪天心只看到一条人影,自半空之中,疾压了下来,急忙着她便滚,一面滚,一面仍‘呼呼’地挥出了两鞭。可是向三身形下落之势十分快,洪天心两鞭落空,向三人已落地,一脚向洪天心的肩头踢到。  却不料这一切,早在向三的算中,他长鞭一抖,向三就着那一抖之力,真气一提,整个人向上,直拔了起来,在半空之中,一个盘旋,寒风匕晶光闪闪,自上而下,疾刺了下来。洪天心只看到一条人影,自半空之中,疾压了下来,急忙着她便滚,一面滚,一面仍‘呼呼’地挥出了两鞭。可是向三身形下落之势十分快,洪天心两鞭落空,向三人已落地,一脚向洪天心的肩头踢到。TXT小说天堂 http://www.xiaoshuotxt.net,最有文艺气息的文学网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TXT小说天堂 http://www.xiaoshuotxt.net,最有文艺气息的文学网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方畹华向向三一指,道:“我那匹‘银月追风’,自从来到了金鹫庄之后,给梳理得分外出色了。就是这马夫饲的,我正要赏他几雨银子,你却无缘无故,将他打成了这样子!”  方畹华向向三一指,道:“我那匹‘银月追风’,自从来到了金鹫庄之后,给梳理得分外出色了。就是这马夫饲的,我正要赏他几雨银子,你却无缘无故,将他打成了这样子!”

  他要离开金惊庄了,毛人雄既然不会到金褚庄来,他再待在金鹫庄上,便是多余的了,而他早一日离开,就早一日有找到毛人雄的希望!  他要离开金惊庄了,毛人雄既然不会到金褚庄来,他再待在金鹫庄上,便是多余的了,而他早一日离开,就早一日有找到毛人雄的希望!  方畹华用十分奇怪的眼光望着向三,她一时之间,实在无法断定向三是怎样的人!  方畹华用十分奇怪的眼光望着向三,她一时之间,实在无法断定向三是怎样的人!.

  紧接着,洪天心手背向上一振,连鞭带向三。一起提了起来,等到向三的身子到了半空之中,他方旋地一缩手,将长鞭抽了回来,令得向三的身子在半空之中,一连翻了几下,才重重地跌向地来!  紧接着,洪天心手背向上一振,连鞭带向三。一起提了起来,等到向三的身子到了半空之中,他方旋地一缩手,将长鞭抽了回来,令得向三的身子在半空之中,一连翻了几下,才重重地跌向地来!��  另一个沉下脸来,道:“好啊,你不杀他,少庄主怪罪下来,吃得起么?”  另一个沉下脸来,道:“好啊,你不杀他,少庄主怪罪下来,吃得起么?”  天可怜见,如果天有眼的话,看到他这四年来被人呼来喝去的情形,看到他这四年多来,过着低三下四的“日子,那是一定会使他如愿的。只要能如了愿,就算自己也死了,一样是甘心的!他等这个日子,是因为他知道,在这个日子中,前任北五省武林盟主,铁掌金刀毛人雄有可能会前来金鹫庄的缘故。他要等的,就是这铁掌金刀毛人雄!想到了毛人雄,他的手握得更紧了。毛人雄是第一任北五省武林盟主,自然不是等闲人物,他左掌的‘铁沙掌’功夫,已练到了第八重境界,近两百年来,武林中还未有人练到过这一地步。而他的一口金刀,也是战遍大江南北,未遇过敌手,不如此,他何以能当得上北五省的第一任盟主?若不是他竭力推辞,第二任盟主自然是他的,第三任当然也仍是他的。但是他却把这盟主之位,推给了他的结义兄弟万里金鹫洪陵,而他也开始云游四处,不见踪影,等于是突然退隐了一样。毛人雄的年纪虽已不少了,他为什么忽然隐居不出,武林中传说纷纭,有的人说他隐起来,想将铁砂掌功夫练成第九重境界。也有的说,铁砂掌功夫,至多只能练到第七重,一练到第八重,练的人若不是有着超绝无比的内功,本身便要受害,两百多年前的一位武林异人是那样,如今的铁掌金刀毛人雄,只怕也是那样?有很多武林高手来叩问万里金鹫洪陵,洪陵和毛人雄虽然是八拜之交,但是洪陵也不知道。真正知道铁掌金刀毛人雄忽然隐迹原因的人,除了毛人雄之外,只有一个,那人便是在金鹫庄上,谁都可以对他呼来喝去的小马夫向三!向三陡地挺了挺身子,一伸手,‘叭’地一掌,击向一根柱子上。那根柱子就是一根圆木,向三一掌击了上去,手按在柱上不动,渐渐地,木柱之上发出了‘吱吱’声,他的手掌,已陷进了柱中去了。可是向三自己,却还是未曾觉察。向三紧紧地咬着牙,马廊中的气死风灯。照着他满是仇恨的脸,汗珠在他的额上,一滴一滴地渗了出来,自他的口中迸出两个字来:老贼!武林中人人都称铁掌金刀毛人雄为‘老英雄’,但是向三却骂他为‘老贼’。当向三骂他为老贼之际,他心中的愤怒,实是难以形容的。他的父母是怎么死的,由于那是惨痛之极的事,而且又是突如其来的,向三要去详细回想已是十分模糊的了。而向三也实在不愿意再去回想它。但是有两个最清晰的印象,却是向三忘不了的,那便是毛人雄的金刀。穿过他父亲的胸口,和他的左掌,击中他母亲肩头的那一刹那。那一刹那,像是永桓一样地停留在向三的心目中。那时,向三只不过十二岁。毛人雄走了之后,他才从床后走了出来,他父亲已死了,他母亲还有一口气,他母亲喘着气,道:“快走,孩子,快走,千万……别想报仇……这一辈子……你再也不是他的敌手,你……一个人去练家传武功,你……改名换姓……别在任何人面前,提起你的父母……”  天可怜见,如果天有眼的话,看到他这四年来被人呼来喝去的情形,看到他这四年多来,过着低三下四的“日子,那是一定会使他如愿的。只要能如了愿,就算自己也死了,一样是甘心的!他等这个日子,是因为他知道,在这个日子中,前任北五省武林盟主,铁掌金刀毛人雄有可能会前来金鹫庄的缘故。他要等的,就是这铁掌金刀毛人雄!想到了毛人雄,他的手握得更紧了。毛人雄是第一任北五省武林盟主,自然不是等闲人物,他左掌的‘铁沙掌’功夫,已练到了第八重境界,近两百年来,武林中还未有人练到过这一地步。而他的一口金刀,也是战遍大江南北,未遇过敌手,不如此,他何以能当得上北五省的第一任盟主?若不是他竭力推辞,第二任盟主自然是他的,第三任当然也仍是他的。但是他却把这盟主之位,推给了他的结义兄弟万里金鹫洪陵,而他也开始云游四处,不见踪影,等于是突然退隐了一样。毛人雄的年纪虽已不少了,他为什么忽然隐居不出,武林中传说纷纭,有的人说他隐起来,想将铁砂掌功夫练成第九重境界。也有的说,铁砂掌功夫,至多只能练到第七重,一练到第八重,练的人若不是有着超绝无比的内功,本身便要受害,两百多年前的一位武林异人是那样,如今的铁掌金刀毛人雄,只怕也是那样?有很多武林高手来叩问万里金鹫洪陵,洪陵和毛人雄虽然是八拜之交,但是洪陵也不知道。真正知道铁掌金刀毛人雄忽然隐迹原因的人,除了毛人雄之外,只有一个,那人便是在金鹫庄上,谁都可以对他呼来喝去的小马夫向三!向三陡地挺了挺身子,一伸手,‘叭’地一掌,击向一根柱子上。那根柱子就是一根圆木,向三一掌击了上去,手按在柱上不动,渐渐地,木柱之上发出了‘吱吱’声,他的手掌,已陷进了柱中去了。可是向三自己,却还是未曾觉察。向三紧紧地咬着牙,马廊中的气死风灯。照着他满是仇恨的脸,汗珠在他的额上,一滴一滴地渗了出来,自他的口中迸出两个字来:老贼!武林中人人都称铁掌金刀毛人雄为‘老英雄’,但是向三却骂他为‘老贼’。当向三骂他为老贼之际,他心中的愤怒,实是难以形容的。他的父母是怎么死的,由于那是惨痛之极的事,而且又是突如其来的,向三要去详细回想已是十分模糊的了。而向三也实在不愿意再去回想它。但是有两个最清晰的印象,却是向三忘不了的,那便是毛人雄的金刀。穿过他父亲的胸口,和他的左掌,击中他母亲肩头的那一刹那。那一刹那,像是永桓一样地停留在向三的心目中。那时,向三只不过十二岁。毛人雄走了之后,他才从床后走了出来,他父亲已死了,他母亲还有一口气,他母亲喘着气,道:“快走,孩子,快走,千万……别想报仇……这一辈子……你再也不是他的敌手,你……一个人去练家传武功,你……改名换姓……别在任何人面前,提起你的父母……”  林子中真的恢复寂静了,静得很,只有几头乌鸦,像是已在半空之中闻到了血腥的气味,是以不断地在树头上盘旋着,发出‘刮刮’的叫声来。  林子中真的恢复寂静了,静得很,只有几头乌鸦,像是已在半空之中闻到了血腥的气味,是以不断地在树头上盘旋着,发出‘刮刮’的叫声来。  那一撞的力道,着实不小,令得他眼前冒了一阵金星,而当他定下神来之后,屋中也只有他一个人,铁掌金刀毛人雄已不见了。  那一撞的力道,着实不小,令得他眼前冒了一阵金星,而当他定下神来之后,屋中也只有他一个人,铁掌金刀毛人雄已不见了。  手挥长鞭的年轻人一声冷哼,道:“向三。倒看不出,你还是一条硬汉!”  手挥长鞭的年轻人一声冷哼,道:“向三。倒看不出,你还是一条硬汉!”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