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极品最强大少80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极品最强大少80

  在毛人雄的身后,有人尖叫道:“毛大侠,这别阻拦我,向花这贼子趁我押镖外出之际,强劫我全胜镖局,竟将镖局之中,九十二口,不论老幼,一齐用火烧死,毛大侠,如今我知道向贼有后,此仇怎能不报?”��  洪天心是怀着难以形容的怒火去睡觉的,第二天一早,他的怒火更炽烈了,他自小就是一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公子哥儿,不但是金鹫庄上,就算他在武林中行走,又有谁会不顺着他的意思?  洪天心是怀着难以形容的怒火去睡觉的,第二天一早,他的怒火更炽烈了,他自小就是一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公子哥儿,不但是金鹫庄上,就算他在武林中行走,又有谁会不顺着他的意思?  那时,他年纪还小,当然不知父母在江湖上的行为如何,在父母双亡之后,他流落在江湖上,根本只是操些贱役,在暗中苦练武功,也不与武林中人接触往还,他自己更不会将父母的名字向别人提起,刚才,在毛人雄的面前,他还是十年来,第一次向人提起父母的姓名!  那时,他年纪还小,当然不知父母在江湖上的行为如何,在父母双亡之后,他流落在江湖上,根本只是操些贱役,在暗中苦练武功,也不与武林中人接触往还,他自己更不会将父母的名字向别人提起,刚才,在毛人雄的面前,他还是十年来,第一次向人提起父母的姓名!�

�  方畹华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但是她眼睛仍然一眨也不眨地望着向三。  方畹华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但是她眼睛仍然一眨也不眨地望着向三。  这一缠要是缠中了,他再发力一拉,向三自然非趴在地上不可!  这一缠要是缠中了,他再发力一拉,向三自然非趴在地上不可!  照这样的情形看来,他一定不是存心对金鹫庄不利的了。  照这样的情形看来,他一定不是存心对金鹫庄不利的了。

��  向三的这一个动作,可以说快到了极点!  向三的这一个动作,可以说快到了极点!.

  那抽向腰际的一鞭,力道显然重极,向三的腰际,肿起了又青又紫的一圈。  那抽向腰际的一鞭,力道显然重极,向三的腰际,肿起了又青又紫的一圈。  向三突然向前跨出了一步,倏地伸出手来,五指一紧,便已抓住了方畹华的右腕!  向三突然向前跨出了一步,倏地伸出手来,五指一紧,便已抓住了方畹华的右腕!  向三满是血痕的脸上,肌肉剧烈地跳动了起来,道:“少庄主,你一定是看错人了,我——”他一句话未曾讲完,洪天心已一声怒喝,手臂扬起,他手中的软鞭,‘呼’地卷了起来,又陡地向向三直砸了下来。  向三满是血痕的脸上,肌肉剧烈地跳动了起来,道:“少庄主,你一定是看错人了,我——”他一句话未曾讲完,洪天心已一声怒喝,手臂扬起,他手中的软鞭,‘呼’地卷了起来,又陡地向向三直砸了下来。  他这四年多,会白等么?  他这四年多,会白等么?  方畹华的右手,本来是执定了一柄长剑的,可是向三的那一抓,不但出手奇快,而且,招式巧妙大胆之极,她的手,竟是贴着剑锋,直滑了下去,滑到了剑锷附近,手才一扬,五指再一紧,便已抓住了方畹华的手腕,方畹华只觉右臂一麻,五指一松,长剑落地,‘刷’地插进了地中,剑柄还在颤抖不停。  方畹华的右手,本来是执定了一柄长剑的,可是向三的那一抓,不但出手奇快,而且,招式巧妙大胆之极,她的手,竟是贴着剑锋,直滑了下去,滑到了剑锷附近,手才一扬,五指再一紧,便已抓住了方畹华的手腕,方畹华只觉右臂一麻,五指一松,长剑落地,‘刷’地插进了地中,剑柄还在颤抖不停。  而身份一暴露,血海深仇,还报得成么?  而身份一暴露,血海深仇,还报得成么?  向三吸了一口气,道:“我,我刚才想到了要杀你灭口,我恨自己有这种想法,所以了狠狠地打了自己一下的。”  向三吸了一口气,道:“我,我刚才想到了要杀你灭口,我恨自己有这种想法,所以了狠狠地打了自己一下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