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冷酷总裁之绝恋情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冷酷总裁之绝恋情殇

这几句真诚得体的,也是战士们都要说的话,感动了文工队员们,纷纷地说:“我们唱的不好!”每个人的血在沸腾,心在激跳,眼前已不是窄窄的壕沟,而是走向胜利的光明大路。四面已不仅是小风吹拂的群山,而好象是有多少面光荣的大旗,迎风飘荡!每个人的眼前闪动着一片红光,放射着胜利的火焰。每个班长都决心把“红旗班”的荣誉争来,每个战士都备好决心书,当“红旗手”!看见了:还没作春天打扮的山坡下,飘扬着一面红旗!迎上去!迎上去!热烈地鼓掌,严肃地敬礼,迎到了红旗,光荣与胜利的象征!每个人的血在沸腾,心在激跳,眼前已不是窄窄的壕沟,而是走向胜利的光明大路。四面已不仅是小风吹拂的群山,而好象是有多少面光荣的大旗,迎风飘荡!每个人的眼前闪动着一片红光,放射着胜利的火焰。每个班长都决心把“红旗班”的荣誉争来,每个战士都备好决心书,当“红旗手”!看见了:还没作春天打扮的山坡下,飘扬着一面红旗!迎上去!迎上去!热烈地鼓掌,严肃地敬礼,迎到了红旗,光荣与胜利的象征!假若他在沟沿上多愣半分钟,或者几秒钟,沟内的敌人就会打倒了他!不,他要保存自己,消灭敌人,为烈士们报仇!他象久有准备似的,没稍停一会儿,就大吼一声,跳入沟内,用没有子弹的枪比着敌人——一共有二十来个。假若他在沟沿上多愣半分钟,或者几秒钟,沟内的敌人就会打倒了他!不,他要保存自己,消灭敌人,为烈士们报仇!他象久有准备似的,没稍停一会儿,就大吼一声,跳入沟内,用没有子弹的枪比着敌人——一共有二十来个。运送东西的第三天夜里,在谭明超的小洞外边,他遇见了唐万善上士。天很黑,二人打了个对面,一齐问出来:“谁?”上士先听出口音来,又靠近了定睛一看:“你呀?班长!”“你干什么去?”班长问。运送东西的第三天夜里,在谭明超的小洞外边,他遇见了唐万善上士。天很黑,二人打了个对面,一齐问出来:“谁?”上士先听出口音来,又靠近了定睛一看:“你呀?班长!”“你干什么去?”班长问。不但在全营,就是在全师里,三连也是有名的。贺营长以前就是这一连的连长。从他带着这一连的时候起,“尖刀第三连”就已“威名远震”。现在,三连的战士们仍然保持着过去的荣誉,永远要求打突击。战士们最怕“落后”这个名词。

不但在全营,就是在全师里,三连也是有名的。贺营长以前就是这一连的连长。从他带着这一连的时候起,“尖刀第三连”就已“威名远震”。现在,三连的战士们仍然保持着过去的荣誉,永远要求打突击。战士们最怕“落后”这个名词。有一天,三连的小司号员,十八岁的郜家宝从小水沟里捞来两条一寸多长的小麦穗鱼,送给了营长。营长把小鱼放在坑道里所能找到的最漂亮的小碗里,和小司号员看着它们游来游去,很象在公园里看金鱼的两个小学生。两个人的脸上都充满愉快的笑意。有一天,三连的小司号员,十八岁的郜家宝从小水沟里捞来两条一寸多长的小麦穗鱼,送给了营长。营长把小鱼放在坑道里所能找到的最漂亮的小碗里,和小司号员看着它们游来游去,很象在公园里看金鱼的两个小学生。两个人的脸上都充满愉快的笑意。敲打着锣鼓,高唱着“光荣的红旗哗啦啦地飘……”人人昂头,个个挺胸,前进,向胜利的红旗前进!光荣的的确确就要来到,去迎接红旗!敲打着锣鼓,高唱着“光荣的红旗哗啦啦地飘……”人人昂头,个个挺胸,前进,向胜利的红旗前进!光荣的的确确就要来到,去迎接红旗!��

(2)(2)俘虏史诺是个将近四十岁的连上士,头顶光光的。他的个子不高,可是肚子很大,走路有些吃力——所以他不肯逃跑,而藏在小洞里。他的鼻子不很高,鼻头上红红地发着光。一对灰蓝色的眼珠常常定住,露出点傻气。俘虏史诺是个将近四十岁的连上士,头顶光光的。他的个子不高,可是肚子很大,走路有些吃力——所以他不肯逃跑,而藏在小洞里。他的鼻子不很高,鼻头上红红地发着光。一对灰蓝色的眼珠常常定住,露出点傻气。.

“你去!省得他拿我当知识分子儿……你的话,他听着入耳!”“你去!省得他拿我当知识分子儿……你的话,他听着入耳!”地堡群的火力稍弱了一些。黎连长下令:攻上主峰!地堡群的火力稍弱了一些。黎连长下令:攻上主峰!军政委带着感情说:“当初,拿着独出的步枪来到朝鲜,多少多少人都替我们耽心!可是,我们相信自己!我们相信我们自己的传统,我们勇敢,又肯动脑子!现在,我们更相信自己,更该多动心思!我们万不可以这么想:从前装备不好,也打胜仗,今天装备的好得多了,何必再细心准备呢!我们应当这么认识:装备的越好,组织的也得越精密。一部机器呀,坏了一个螺丝钉就开动不了;我们现在打仗也是如此,有一个人不肯动心思,就会误了大事!”军政委带着感情说:“当初,拿着独出的步枪来到朝鲜,多少多少人都替我们耽心!可是,我们相信自己!我们相信我们自己的传统,我们勇敢,又肯动脑子!现在,我们更相信自己,更该多动心思!我们万不可以这么想:从前装备不好,也打胜仗,今天装备的好得多了,何必再细心准备呢!我们应当这么认识:装备的越好,组织的也得越精密。一部机器呀,坏了一个螺丝钉就开动不了;我们现在打仗也是如此,有一个人不肯动心思,就会误了大事!”“咱们先插上的!”“咱们先插上的!”姚指导员建议:姚指导员建议:可是,我写不出来。五个来月的时间不够充分了解部队生活的。我写不出人物来。可是,我写不出来。五个来月的时间不够充分了解部队生活的。我写不出人物来。同时,不管炮火多么密,我们的有线电话始终畅通。线断就接,接上又断,再接。不敢照亮,摸着黑去查,摸着黑去接。离河不远的一条线,在这一夜,断了三百六十节!同时,不管炮火多么密,我们的有线电话始终畅通。线断就接,接上又断,再接。不敢照亮,摸着黑去查,摸着黑去接。离河不远的一条线,在这一夜,断了三百六十节!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